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灵境行者 > 第两百零一章 包围元始天尊
    黑压压的人头,保持着无声的寂静,一道道目光望向影像里,当众嘘嘘的背影。

    一张张面孔或僵硬,或愕然,或惊讶,都情住了。

    最开始,看到元始天尊拔阴尸裤子时,场面是全体哗然,炸锅了一样。

    然而还没等大家平静下来,他居然又当众解手。

    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你可是元始天尊啊,是官方超凡阶段的招牌啊,这么多人看着,你是怎么做到毫无心理压力的解手。

    你不要面子的吗?官方不要面子的吗?

    可当元始天尊自我举报,当天空中的英灵降下惩罚时,众人最大的感受是一—小刀拉屁股,开眼了!

    “卧槽,还可以这样?!”

    不知谁喊了一声,寂静随之打破,观众席上掀起海潮般的喧哗。

    “没看错的话,刚才元始天尊试探出了好几个规则,举报阴尸不成功,举报自己成功,钓鱼执法式举报会成功。太强了,这就是顶尖天才的效率和思路。”

    “牛逼啊,真特么牛逼,八强选手里,只有元始天尊试探出举报规则了,这就是差距,通关S级的选手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

    “这么一看,天下归火和元始天尊的差距立竿见影,他在普通灵境行者里或许是高手,但在真正顶尖强者面前,差距就很明显。”

    “用这种方法试探规则,脑回路好清奇,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元始天尊不愧是元始天尊。”

    天下归火在攻略副本方面,名气不小,又因为是火师缘故,更显得不凡。

    在此之前,大家虽然觉得元始天尊比天下归火强,但强了多少,强在哪些方面,其实没有概念。

    第一关属于嫌疑人的个人秀,天下归火没机会展露才华。直到第二关开启,大家站在一条起跑线上,一样的规则一样的处境。

    元始天尊短短几分钟就摸索出好几条规则。

    “碎,他有本事就别躲啊,光明正大的尿啊,老娘眼睛眨一下算我输。”

    “好可惜啊,长老长老,能不能把角度调一下,我们要360度的。”

    “是啊是啊,我们对元始天尊的尺寸很感兴趣。”

    正经女孩子一脸尴尬、羞涩,老司姬们则兴奋的面红耳赤,纷纷要求观赏。

    这可是元始天尊啊。

    “妈,妈,你再捂我眼睛,我跟你急了....”

    谢灵熙大怒,在妈妈怀里奋力挣扎。

    谢妈妈保持着怀中抱女杀的姿势,自己则伸长脖子猛盯影像,一脸遗憾:

    “什么都看不到嘛,真没劲..宝宝啊,你还没有成年,妈妈是在保护你。”

    谢灵熙又遗憾又欣慰,遗憾是失去了一睹元始哥哥尺寸的机会,欣慰是像妈妈这样的妖艳贱货,以及更多的妖艳贱货没能占到元始哥哥的便宜。

    另一边,女王凑到关雅耳边,低声道:

    “我突然想起上次在阴阳镇看到的,印象深刻啊。”

    关雅“呵”了一声:“是啊是啊,那几条毛毛虫里,就属他最有分量。”

    女王惋惜道:“可惜这次他藏的很好,看不到了。”

    关雅:“看过一次就好了,你还想看多少次,你是不是想睡他?”

    看过一次了?听着两个女人的耳语,傅青阳嘴角一阵抽动。同时,他郑重的思考起不要不要把元始天尊逐出白虎卫。

    在场的灵境行者数量,差不多是官方百分之八十的成员,热度和传播度不用怀疑,元始干出这种事儿,可以想象,今日之后,元始天尊的不雅操作会传播整倡五行盟、太一门。

    白虎卫里不能有名声狼藉的家伙!

    某处观众席,比尔·塔伦蒂诺侧头看向安妮,这个女人瞪大蔚蓝色的眸子,一脸的惋惜。

    刚才元始天尊解开拉链时,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直勾勾的盯着影像。

    同样很失望的还有朱蓉,她挑面首不只是看脸,还得多方位评估。元始天尊作为心仪的猎物,她自然想评估一下其他方面。

    朱蓉的表情被年轻面首看在眼里,五官清秀的年轻人心里怒哼一声:多半是根小断罢了。

    长老席上,一众长老们沉默了。

    隔了许久,身穿盔甲的白虎兵众长老,强行夸赞道:

    “没有形象包袱,思路清奇,为了摸索出规则,可以做出极大牺牲,元始天尊的做法值得赞赏。”

    “这孩子真是...”

    话是这么说,但这里是擂台赛,要注意影响。”

    “还是有点分寸的,知道要避一下,话说回来,影像是盟主们设计的,我等没有控制权,元始天尊若是故技重施...…”

    “这...咱们官方优秀的年轻人里,如傅青阳,姜居,那都鬼王等等,都是很注重形象的。元始天尊有点不一样。”

    “这算什么,你们是别见过他纳头就拜。”说这话的一只泰迪。

    孙长老没好气的打断他们:“能赢就行了,讲究这么多作甚,元始小是有几把刷子的。”

    “所以你承认你糊涂了?”一名水神宫长老冷笑道。

    “你...”孙长老哑口无言,忽然有些心酸。

    已经传播到长老层面了吗。

    古城废墟。

    这几个规则很简单,不能理解,用过一次后,其他选手就能参透,所以要在关键时刻使用.....张元清沉吟着规则利弊。

    我自己当众遛鸟的话,虽然可以举报对手,但对手也能举报我。属于两败俱伤的打法,不过,我的积分多,互相伤害的战术可行。

    只是,比赛属于直播,观众太多,作为从小就社会习惯的他来说(陪舅舅当众尬舞),肯定不会太尴尬,但也要考虑影响。

    可以用阴尸来做这件事,逼不得已的情况,再我自己上场。

    另外,既然随地大小便属于违规行为,随地吐痰应该也在举报范围内。

    “大举报时代的核心规则是:莫须有和圣母。”

    “不需要诱导对手,只要观察就行了,人不可能是圣母任何一点错都不犯,谁说脏话,谁做的一点点不对,就疯狂举报,准能成功。”

    张元清结束思考,领着阴尸,开始漫无目的的搜捕对手。

    以他现在的实力,底牌尽出的话,前三之外,任何一位对手都能在三分钟内解决。

    对其他选手来说,这场战斗的思路很明确,一是找队友结盟,二是寻找战甲,三是想办法引诱别人犯错,然后举报。

    而对张元清来说,结盟可以省略,至少不是第一需求,既然积分最高者是公敌,那么对他最有利的做法,是尽快淘汰掉敌人,减少威胁。

    苍穹阴沉,铅云笼罩。

    呼啸在废墟中的风有些阴冷,吹动乱石中的碧绿野草。

    这座城市荒废的有些年头了,主干道两边的石板,被黑色的泥层覆盖,只有微微隆起的路中心顽强的裸露出石板缝隙。张元清和阴尸保持五十米的距离,让亡者一号招摇前行,而他本人借助一面面断墙,一处处废墟,隐藏身形,悄然跟随。

    走了十几分钟,几乎看不到一栋完整的屋子,尽是残垣断壁和蛛网灰尘,一片萧条破败。

    青砖和木材结构的房子,最经不起岁月的侵蚀。

    “算算时间,半小时快到了。”

    张元清索性让阴尸停下来,藏在一处废弃的宅子里,静静等待。又过五六分钟,突然,一道华光冲天而起,直入云霄,搅动乌云。

    “不远,离我大概两百米.....”

    张元清眼睛一亮,当即驱使阴尸朝宝光亮起的位置冲去,自己遥遥跟随。

    不多时,通过阴尸视野,他看见了大段坍塌的内城城墙,化作废墟的城门楼上空,漂浮着一件黑沉沉的胸甲。

    冲天宝光正是胸甲发出。

    张元清操纵着阴尸冲向废墟,夺取胸甲。

    “呼!”

    在阴尸距离胸甲不足十米时,一团压缩到极致的火球,从斜面撞来。

    狂奔中的阴尸无法闪避,双臂一横,火球在胸口爆开,掀起层层叠叠的火浪,掀起地面的尘土。

    四散的流焰中,身材挺拔,很有健将风采、打手气质,目光锐利的青年显化身形。

    火行!

    半空中的天下归火摊开掌心,周围流焰如有生命,主动汇聚,很快凝成一团散发高温的火球。

    天下归火顺势下落,一掌贴在阴尸胸口,又是“轰”的炸响,狂暴的气浪把两人推开,天下归火借助爆炸产生的推立飘向胸甲。

    “砰砰!”

    枪声随之响起,两道暗红色的火线一闪而逝。

    天下归火并不躲避,身为3级火师,他有极强的火抗,元始天尊那把附带爆裂效果的手枪,最多让他轻伤。

    只要能拿到胸甲,这点轻伤算什么。

    叮!叮!

    两声锐响,伴随着刺目的火星,那件浮空胸甲被子弹打飞出去。

    张元清的目标不是对手,而是这件道具。

    打飞铠甲后,他立刻进入夜游,一边冲向道具,一边给阴尸下达进攻指令。

    “喃嘴~”

    亡者一号破损的声带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它伏下腰背,短暂冲刺后,一跃三丈高,把自己砸向天下归火。

    阴影笼罩而来,天下归火肌肉霍然膨胀,体表炸起烈焰,他上身一低,右手撑地,右腿狠狠朝天一踹。

    亡者一号硬挨一脚,不防御,不知疼痛,双手锢住踢来的脚,拳头往膝盖砸去。

    两人近身肉搏间,张元清已经来到胸甲旁,它落在乱石丛中,正待弯腰捡起,忽然一阵悦耳的歌喉传来:

    “对面的帅哥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

    鬼使神差的,张元清对唱歌的女人产生强烈的兴趣,脚下的胸甲也不香了。

    他遵循身体本能,扭头看了过去。

    十几米外,一道朦朦胧胧的,身段曼妙的身影,正扭动着热辣的舞蹈,吟出悦耳的歌曲。

    这是一个女性灵体,但混淆了其他职业的气息,不够纯粹。

    另一边,天下归火同样没能抵挡住诱惑,扭头看过去,被亡者一号一顿狠揍。乐奴?音痴的道具?张元清轻咬舌尖,让疼痛刺激精神,强行摆脱乐师的控制。

    当他低头时,发现胸甲已经消失。

    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高举着胸甲,快速飘向远处的半面城墙。

    墙后走出来相貌阴柔的青年,戴着各色各样手环的左手,握着一根漆黑的竹笛。

    他用另一只手接过乐奴奉上的胸甲,朝天下归火高喊:

    “到手了!”

    天下归火“嘿”了一声:“很好,照计划行事,拦住元始天尊。”

    说罢,他腾身后退,避开亡者一号的攻击,低沉丹田,胞哮道:

    “元始天尊在此!”

    声音在废墟上遥遥回荡。

    “廿!”

    张元清没忍住,爆了声粗口。

    此时此刻,其他选手肯定被宝光吸引,肯定就在附近,他们以抢夺胸甲为目的,会全速赶路,但天下归火这一嗓子,很可能让其他选手改变策略,埋伏在附这样一来,他撤退的路上很可能遭遇伏击。

    “得赶紧走.....”

    念头闪过,他当即召回亡者一号,要带它夜游离开。

    见状,天下归火周身腾起火焰,化作一道流焰射向阴尸,不顾一切的拖延。而身段曼妙的女性乐奴,再次扭动身体,跳起热辣舞蹈,同时发出美妙歌喉:

    “对面的帅哥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张元清脑子嗡的一声,再次被歌声吸引,但这一次,早有准备的他提前咬破舌尖,疼痛让他抵挡住了部分诱惑。

    接着,张元清抬起枪口,对淮音痴扣动扳机。

    音痴退到城墙后,膨嗽,子弹在墙体炸出深坑,碎石飞溅。

    辅助的强控真烦人,如果能使用伏魔杵净化就好了......张元清迅速改变计划,不去搭理音痴,进入夜游,杀向天下归火。

    不能缠斗,先配合阴尸打退这个有智商的火师,再带阴尸离开。

    见张元清消失,音痴本能的警惕,天下归火则吼道:

    “吹笛子,他的目标是我!”

    吼完,硬扛亡者一号的直拳,借力后退。

    音痴闻言,果断把笛子凑到唇边。

    “鸣鸣~”

    哀怨低沉的笛音飘起,如同钢针刺入灵魂,带来脑袋裂开般的疼痛。

    哼,两败俱伤的打法有什么用?张元清被迫退出夜游,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向阴尸下达撤退指令。

    亡者一号顺从停止对火师的追杀,转身狂奔。

    突然,亡者一号狂奔的路线上,一根青翠碧绿的藤条抽了过来,触手般缠住脚踝。

    亡者一号凭暴力挣脱。

    但越来越多的青藤从地面长出,缠住亡者一号的脚踝、双腿、脖颈、手腕,数十条藤蔓崩直,与阴尸角力。

    在一丛丛野蛮生长的藤蔓间,青松子负手而立。

    与此同时,又有几道身影赶来,分别是带着阴尸的赵城隍、袁廷,以及穿着皮衣皮裤的土地公。

    除了距离最远的孙淼淼没来,六位选手顺利赶到,包围了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