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武破苍穹 > 第一七四章 牢笼的世界,功法为钥
    “我不知道,不过我娘说,一个女人要是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另一个男人,这辈子都要跟在这个男人身边而且你还是我们万族的圣人。”

    鳞冰的声音并不大,其中还带着几分犹豫,但吕秋实隐约间有些明白鳞冰的想法了。思忖了片刻,他又问道:“你们鳞人,一般都多大才会谈婚论嫁。”

    鳞人的寿命高于人类,三十岁左右的鳞人,心性与二十岁的人类相近,也就是说如今才二十岁出头的鳞冰,放在人类中,还属于萝莉,至少心态上是如此,只不过圣女的身份,使得她看起来足以成熟了。

    鳞康的话,让她明白自己今后的命运就要跟吕秋实连在一起,身上的变化,使得她无法再在部落中待下去,而吕秋实身为圣人转生,虽然多次让她吃过苦头,但她却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现在的她,只有吕秋实一个人可以依靠,她知道秦穆清和吕秋实的关系,因此故意那么做,为的就是气秦穆清,也算是嫉妒心理作祟。

    明白了鳞冰的想法,吕秋实无法在责怪她,摸了摸她的秀发,轻声道:“小丫头,以后不许在这么捣乱了。我说过的话绝不会不算数,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你放心好了,这一世我不会再让你遭受痛苦了。”

    鳞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将头埋在了吕秋实怀里。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了鳞康的声音:“圣人,您的同伴现在要离开,您看该怎么办?”

    “把他们抓起来,不要伤害他们,只要不让他们离开即可。”吕秋实不加思索的回答道。洪承等人刚才离开,他并没有追出去,哪怕对方三人已经明说,马上动身离开鳞族部落,他都没有追赶,因为他知道,鳞族部落绝不是可以任人自由出入的地方。

    鳞康前来报信,他立刻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对方,将洪承等人软禁,同时也给邓飞几人一段时间修养,然后趁着这个工夫,他尽量让鳞冰变得与人类更相近一些。

    除了让鳞康派人将洪承等人软禁,他还让鳞康将洪承请来,他有些事情需要弄明白。

    “小丫头,你娘现在在哪儿呢?”搂着鳞冰,吕秋实轻声问道。

    鳞冰身形轻颤了一下,忽然往吕秋实怀里用力的钻了钻,哽咽着说道:“我娘死了,五年前被外来者杀死了。”

    鳞冰的母亲并非鳞族上一代圣女,但在鳞族中却是少有的高手之一,资质过人,修炼速度远远超过族人。这样的修炼资质,使得鳞族对她充满了寄托,鳞冰也因此在出生后没有多久,就被确定为下一代圣女人选。

    不过外来者似乎并不愿看到鳞族出现一个修炼奇才,因此五年前对鳞族进行了一次杀戮,虽然鳞族竭力反抗,可依旧不是人多势众的外来者的对手。族中辛苦培养的魂石被洗劫一空外,不少资质出众的族人都惨遭毒手,其中就包括鳞冰的母亲。

    感受着鳞冰的娇躯在自己怀中不住的颤抖,吕秋实拍打着她的后背,劝慰道:“小丫头,不要再哭了,以后我会替你报这个仇的。那些人一定是上青天的家伙,迟早有一日我会将他们踩在脚下。”

    洪承是被鳞康擒回来的,起初他对于吕秋实不愿离开赤血谷并非不能接受,可是吕秋实居然派人将他们软禁,这就让他不满了,因此听到吕秋实要见自己,自然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记过就被鳞康出手制住,提了过来。

    只以为吕秋实有什么话要同洪承讲,因此鳞康将洪承丢到地上后就打算离去,不想却被吕秋实叫住了:“鳞康,你也留下吧,有些事情咱们需要说说明白。”

    “遵命,圣人。”

    鳞康盘腿坐在了地上,并未解开洪承体内的桎梏,只是令其身体恢复了自由,吕秋实也盘腿坐下,鳞冰紧贴在他的身边,乖巧了许多。

    “哼,吕秋实,老夫真没想到,你居然跟他们勾结到一起,难道想要杀了老夫和公主殿下么!”洪承瞪了眼吕秋实,怒道。

    他的态度,顿时引来了忠心于圣人的鳞康的怒斥:“大胆,小小蝼蚁,怎敢如此跟圣人说话!”

    吕秋实连忙阻止道:“师兄,你们二人莫要再吵了,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夫如何当得起你这一声‘师兄’?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上古遗族的圣人1”

    “我是不是圣人,有什么关系么?”吕秋实反问道,“万兽门是被上青天所灭,如今的天下,不论是万兽门的门人还是上古遗族,只要敢在世间出现,都会遭到上青天的诛杀,师兄,你觉得咱们万兽门跟上古遗族之间真的是水火不容么?”

    “你莫要花言巧语,上古遗族乃是天下间修炼者的共敌,只要他们出现,所有修炼者必须放弃前嫌,联手将其铲除,这是亘古传下来的至理!”

    看着洪承说的杀气腾腾,吕秋实笑了:“呵呵,师兄,你这话说的真有意思。你的那句话中,如果把上古遗族换成万兽门,好像也说得通,对么?”

    “哼!”洪承怒哼一声,不再言语。吕秋实说的的确没错,万兽门被灭门后,上青天的仙人颁下的旨意的确如此。

    “师兄,咱们万兽门被天下所有门派追杀,你可知道为什么吗?万兽门难道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情么?上古遗族又做了什么事情,要遭受上青天如此对待?”接连丢出几个问题,吕秋实忽然话锋一转,不再理会洪承,而是看向鳞康问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三万年前,万兽门尚未遭逢巨变之时,曾经与鳞族有过什么协议,可有此事?”

    鳞康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三万年前,万兽门鼎盛一时,那时候赤血谷内的鳞族,就是在万兽门的看管之下,对待鳞族的态度与现在的上青天如出一辙。

    可是万兽门最后一任门主,不知什么原因,居然改变了对待鳞族的态度,双方之间秘密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希望鳞族能够圣虫供他们研究,作为回报,将来等他们将圣虫研究透彻后,会划给鳞族一片土地,并且恢复鳞族的自由。

    鳞康的话说到很慢,似乎是在追忆着当年鳞族摆脱压抑的最好机会,吕秋实面无表情,只是不时颔首,洪承却是听得眼睛越来越亮,听到最后突然开口问道:“师弟,莫非你是认为,本门之所以遭受不测,被人围攻,就是因为跟鳞族达成协议,研究圣虫么?”

    吕秋实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师兄,很抱歉,有一件事我骗了你。你是否还记得,经过无尽沙漠时,我曾经陷入其中?”

    “你说过,那里有本门的遗宫。”

    “沙虫就来自于那里。”

    “你说什么!”洪承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无尽荒漠的沙虫,和万族圣地内的圣虫,二者之间存在着极大的联系,都是依靠吞噬修炼者自身的魂力为生,就这一点,足以印证鳞康的那番话,从而证明吕秋实的猜测!

    洪承心中之震惊,难以形容,他对上古遗族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基本上都是进入赤血谷后,从段三娘口中听闻,甚至包括上古遗族为世人所不容的事情。

    看到洪承愕然而立,脸上阴晴不定,吕秋实又抛出了一个震撼的话题:“师兄,你恐怕还不知道,当年万兽门雄霸天下,却被八大门派联手灭门,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万兽塔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功能,使得八大门派的门人轻易攻入万兽城。”

    “这是器灵大人告诉你的么?”

    吕秋实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还告诉我一件事,当时门主之女遇到了一个男人,坠入情网,将此人带入万兽塔与门主相见。结果此人突然发难,以一敌二,挡下了门主父女,使得万兽塔五人控制,这才使得八大门派破城而入,而门主更是死在此人手中。”

    “不可能!”洪承打断了吕秋实的话,“门主的修为,绝对是天下第一,莫要说有人能杀他,就算能够抵挡住他也不可能!”

    “那个人姓吕,他的功法名为裂魂诀。”

    “姓吕?裂魂诀?”洪承倒吸一口冷气,愕然看向吕秋实,后者点了点头,说道:“师兄猜得没错,此人应当就是我吕家第一代家主。”

    “你”得到了吕秋实的承认,洪承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该如何对待吕秋实,更不知道吕秋实为何要跟自己说这些。

    鳞康久居赤血谷内,没有听过裂魂诀,可是洪承却不一样,吕家裂魂诀被称为天下第一奇功,每千年族中就会出现一个冠华绝代惊艳绝伦的修炼七彩,凭借裂魂诀这么奇功,称雄天下。

    也正是因为裂魂诀的出现,使得万兽门的万兽诀让出了天下第一奇功的名头,若吕秋实所说属实,那么三万年前,真有可能是吕家第一代家主,凭借裂魂诀以一敌二,不但使得万兽塔发挥不出功效,更是杀害了万兽门的门主!

    可是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呢?难道他不是吕家族人?还是说他在打什么算盘?洪承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吕秋实了,他不相信有修炼者会背叛自己的家族,尤其是吕家千年一现的奇葩。

    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吕秋实体内的万兽血脉,连忙问道:“器灵大人可知你的身份?”

    “他知道,甚至曾经想要对我下手,不过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让我加入了万兽门。”

    吕秋实和洪承之间的对话,虽然有不少地方显得晦涩,不过鳞康却已经听出了大概。尤其是他听到修炼了裂魂诀的人,居然能够以一敌二并且击杀万兽门门主,心中更是涌出了无以复加的震撼。

    作为族中的大长老,他听过万兽门门主的修为,三万年前族中的最强者,对上万兽门门主也没有半分胜算,可修炼了裂魂诀的人,居然能够他真的会是我们万族的圣人么?

    吕秋实并不知道鳞康此刻心中的想法,只是看着洪承:“师兄,万兽门既然曾经能够与鳞族联手,为何如今就不行呢?不论是万兽门,还是上古遗族,都是上青天欲除之后快的对象,以上青天的强大,只有万兽门和上古遗族联手,才有可能对抗”

    “等一下!”洪承和鳞康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打断了吕秋实的话头,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几乎又是同时开口问道,“你吕家当初在万兽门被灭一战中,立下如此大功,上青天上必定有你吕家一席之地。你是吕家后人,又修炼了裂魂诀,为何会要对抗上青天?”

    “一席之地么?呵呵,两位,你可知如今的吕家,已经没落到边缘黄阶小城城主的地步,师兄,此事你会不知道么?”吕秋实缓缓的说道,“尤其是吕家的裂魂诀,任何一千年出现的那个吕家不是强者,都足以在上青天开宗立派,可我却知道,上青天上,没有我吕家先辈创立的门派,相反所有跻身上青天的吕家族人,都会加入其中的某个门派”

    “真有此事?”

    “不仅如此,所有将裂魂诀修炼至大成的吕家族人,都在自相残杀,有人曾告诉过我,上青天内的吕家族人,只有十几个,其他人都被杀了,死在了自己族人手中。两位,我如今也身怀裂魂诀,你们现在可相信我么?”

    洪承迟疑,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他需要时间消化吕秋实说出的这一大堆惊世言论;鳞康则是看向吕秋实身边的鳞冰:“圣女。”

    鳞冰闻言忽然坐直了身体,双眼闭合,双手置于胸前,接连变化手印,周身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将整个人笼罩在内。

    吕秋实连忙转头看去,只感觉到虚无中有一只巨大的眼睛,仿佛能够洞悉一切,将自己收入其中,反复打量着。他没有打断鳞冰,事实上他也很想弄清楚裂魂诀这门奇功究竟有什么古怪。

    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色光满越来越盛,不知过了多久,猛地闪耀一下骤然消失,而鳞冰则是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向后倒去。

    “小丫头!”吕秋实心中担心,一把将其付诸,搂在自己怀中,紧张的看着。

    鳞冰缓缓抹掉嘴角的血迹,从吕秋实怀中坐起,这才慢慢睁开双眼,吕秋实三人同时发现,鳞冰双眼内一片红芒,显然是出了意外。

    “小丫头,你的眼睛怎么了?”

    鳞康也是心中担忧:“圣女,你难道”

    鳞冰摇了摇头,略显虚弱的轻声道:“老祖,我并无大碍,只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双眼就能够恢复。大坏人,你身体内究竟有什么东西?为何如此厉害,我感觉到了危险,强烈的危险,不过危险中却有一丝希望,可我却怎么也看不透危险和希望各是什么,当我想要仔细看清的时候,那丝希望中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若非我见势不妙提早退出,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心有余悸的说完这番话,她忽然又转向鳞康,带着几分激动的说道:“老祖,他的确是我们万族的圣人,我看到了,他的体内也有圣图,与圣门上的团一模一样,一黑一白,首尾相连,他真的是我们万族的圣人!”

    她对吕秋实圣人身份的肯定,洪承和鳞康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吕秋实被吓了一跳。之前他听说过鳞族圣女的种种奇异,但这次才真正亲身体验。对方居然能够看到自己的元魂海,这不能不让他吃惊——幸好他已经将小白封在了元魂海内,否则说不定会引出什么麻烦来。

    “师弟,我有一事不解。”洪承此刻已经认可了吕秋实的说法,对上古遗族也再没有任何敌意,“为何我感觉你的话中,还隐藏着一些其他的东西呢?”

    “圣人,我也有同感。你是否还知道什么事情?”

    吕秋实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鳞康,你可记得三千年前被你们引入魔鬼之口的那个人?师兄,就是那个上青天混元宗的上一代混元。我从他的话中,隐约能够听得出,上青天其实也是个傀儡,幕后有人后者有一股势力控制整个上青天。

    我很怀疑,这股势力或者个人,在三万年前就是通过暗中掌控万兽门来控制这个世界。后来万兽门不甘沦为傀儡,想要对付他们,所以决定与鳞族联手,研究圣虫,来对付那股势力,但最后却不知怎的走漏了消息,满门被灭。

    之后这股势力让联手灭了万兽门的八大门派组建上青天,自诩仙人,然后重建修炼体系,继续控制着整个世界。”

    吕秋实的猜测,实在是太离奇、太诡异了,以至于鳞康和洪承一时间都难以接受。不过吕秋实之前的分析,绝对都有足够的事实支持,因此这此他的离奇分析,也有几分可信性。

    吕秋实并未理会二人心中的想法,  只是停顿了片刻,给二人足够的时间消化,然后继续说道:“我怀疑,吕家第一代家主,应当就是这股势力中的一员,他是奉命前来击杀万兽门门主,帮助八大门派攻入万兽城的,因此事后八大门派合组上青天,他才没有加入。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居然在世间留下了吕家一脉,更是将裂魂诀传了下去,这一点我暂时还想不明白。”

    “因为这个世界是个牢笼,而裂魂诀是打开这个牢笼的唯一钥匙!”突然间,天空中传来一阵飘渺之声,在四人心头响起。

    鳞康和鳞冰立刻起身,惊声道:“是外来者,他们又来了!”

    洪承身形一颤,蹊跷已经被那个声音震出了鲜血,一脸的骇然:“是仙人!”

    “想不到啊,吕家传承三万年,居然出了一个能够这么早看穿裂魂诀的族人,难得难得。”天空中的飘渺之声还在继续,“吕秋实,你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本座甚是欣慰啊!”

    “你是何人!”吕秋实也站了起来,快速将元魂海内的小白放了出来,后者刚要开口大骂,感受到了天空中令人窒息的气息,顿时闭口不言。

    “呵呵,我是谁?如果按照吕家辈分论起来,我因该是你的某一代祖先,不过你这么聪明,想必应该已经猜到,你我之间并没有真正的血缘亲情,对么?”

    吕秋实心中一颤,那个猜测已久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想法,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证实:“你想干什么?”

    “呵呵,你不用怕,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点醒你而已,要小心所有上青天的所有吕家族人,将来你我自会有见面一日,我很期待你的成长,也很想看到将来万兽门余孽与上古遗族联手对抗上青天的那一日!另外,你的修炼需要加快速度了,你是所有修炼裂魂诀的吕家族人中,速度最慢的一人还有,好好照顾秦家的那个丫头”

    声音越来越飘渺,最终渐渐消失,令人窒息的压抑感也随着声音的远去而消失,吕秋实四人心中震撼,尤其是鳞康,他感觉得到,对方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就像他将洪承看做蝼蚁一般,他在对方的眼中,也犹如蝼蚁般存在。

    “圣人,这就是将裂魂诀修炼至大成的威力么?”

    吕秋实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却明白,对方今日既然敢出言提醒,其中虽然有警告的意味,让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暗示,暗示自己今后的命运,将会跟上青天产生越来越多的交集。

    “师弟,你刚才听到没有,他说让你好好照顾公主殿下1”洪承忽然惊醒道。

    我明白了!

    这一刻,吕秋实终于想到了对方的另一个身份,那是上青天某个与混元宗交好的吕家先人,对方应当是得知秦穆清进入赤血谷后,担心秦穆清的安危,所以才特意前来一看究竟。

    想到这里他笑了,这种算计,尤其是围绕着他的算计,前世他经历的太多了,所以他有信心应对。尤其是存在极大分歧的上青天,只要他能够将万兽门和上古遗族整合在一起,那么将来对抗上青天就不再是一句空话,而他也将在这片世界中,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一刻,他终于以真正吕秋实的身份,融入了这个奇异的世界之中<99.。顶点小说网更新最快网址:.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