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黑化反派该怎么宠 > 第六十四章:恻隐之心
    云依然其实并不需要去准备什么东西。

    她出学校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些草药,用塑料袋装着。

    紧接着便去了学校图书馆。

    图书馆共有二楼。

    一楼存放着学习资料,二楼则是一些课外

    云依然先去二楼挑了两本适合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的书籍,随后想着郁逸泽那么喜欢学习,于是又在一楼挑了些习题详解。

    最后看天色已经临近中午,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郁逸泽带了午饭。

    毕竟要借用人家的宿舍。

    而且药的苦味要延续不少天,再加上那人委实身体太差,就全当做好事了。

    男生宿舍三栋楼。

    坐在一楼大厅宿管室内的宿管大叔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云依然一样,连问都没有问上一下,所以少女一路畅通无阻的上了五楼。

    她去郁逸泽住处已经两次,虽然没进去过,但也是轻车熟路了。

    在506房前站定,她腾出一只手敲响了门。

    “进来。”里面传来郁逸泽的声音。

    云依然便推门而入。

    男子端坐于书桌前,面前摆放着一本书籍,一手撑着下巴,姿态优雅。

    听到开门声,他抬头看了过来,指了指床对面的长桌,道“东西准备好了。”

    宿舍空间并不小,阳台,双人大床,旁边的书桌,衣柜,茶几上面还摆放着笔记本电脑,书桌上则是台式电脑。

    床对面的长桌并不宽,看起来倒像是放液晶电视机的,不过并没有电视机。

    除此之外,空间还有空余。

    在阳台旁边一角还有一扇门,是跟507号宿舍相连的。

    云依然想,那里大概是浴室。

    这里布置的还真的有点像是温馨的小家,除了颜色显得单调简约之外。

    她对着于郁逸泽点头,走到书桌前将书,药草,以及打包好的盒饭都放在桌子上,简言之,“先吃饭。”

    郁逸泽放下手中书,“好。”

    吃罢饭,云依然便去捣鼓自己的草药。

    郁逸泽依旧在看书,只是目光偶尔往云依然的方向隐晦的看上一眼。

    她手里的东西,无一例外,全都是药草。

    但他从没有见过哪一个人这样捣鼓药草的,一时间有些搞不懂云依然到底要做什么。

    他轻轻的勾了勾唇角,眼角上扬,带着几分意味不明。

    看来上周日连续两天一直修炼不断的人果然是她,他没有猜错。

    当时他还问她吃这么多呢。

    两天不出门,除了她也没别人了。

    由此倒也可以肯定一件事,之前两次买药,她也是在捣鼓这些。

    说明她是有修为在身,只不过郁逸泽有点看不透。

    但最让他疑惑的是。

    小孩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修炼方式?

    正想着,苦涩的味道很快就就弥漫了正个宿舍。

    郁逸泽吸了口气,目光望向云依然。

    后者也偏头看了过来,冲他勾了勾唇脚,眼底居然闪过了一丝狡黠,有种得意的意味。

    郁逸泽也笑了一下,然后神色微顿。

    云依然已经偏过头,盖上了锅盖,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撑着椅面,身影后倾,神情姿态尽显随意,“这才刚开始。”

    言外之意就是接下来,味道会更加苦涩。

    郁逸泽这才开口询问,“你生病了吗?”

    如果不是生病的话,为什么煮药?

    最重要的是,这药味他闻着居然觉得一向沉重虚弱,打出生带来的,一直折磨着他的疼痛,都好像减轻了些许。

    这种痛,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如同噬骨般,那种钻心疼,折磨他二十年。

    若是寻常人恐怕早就忍受不住自杀身亡了。

    可小孩煮的是什么药?居然只是气味都能减缓他些微的疼痛。

    毕竟这些年来,他疼的厉害了,也是依靠丹药才能压制的。

    “唔……”云依然含糊不清,“算是吧。”

    而后她眨了眨眼睛,轻声道“你要不要来一碗?”

    就算眼前这个人是个短命鬼,并且看起来非常无害。

    云依然依旧不会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

    更何况她今日特意先煮了这些药材,已经是待他不薄了。

    要真说起来,云依然的确有些动了恻隐之心。

    郁逸泽和其他人不一样。

    不会像唐宇一样整天追着她问些有的没的,像只苍蝇一样在耳边嗡嗡直叫。

    不会像白雅,李荷她们那样骂骂咧咧,不知死活。

    他只会在上课老师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竖起书籍给她遮挡。

    会在放学后将作业笔记一声不响的交给她。

    也会偶尔跟她讲述当天课程较难的习题。

    还会……

    在中午放学的时候,乖乖巧巧的跟在她的身后前往食堂,看上去像是个小可怜。

    他儒雅,清润。

    他高贵,潋滟。

    虽然的确也因此给她惹了不太好的名声。

    但他不声不响的样子,让人生不起气来。

    她也见过他因疼痛而眉眼生冷,只咬着薄唇,额头是细密的汗水,却不发一声。

    云依然没体会过那种痛,却也知道那有多疼。

    他不过二十岁的年龄,居然能硬生生的忍下,的确让云依然有些讶然。

    足以见他性格坚韧。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云依然一向行事随心所欲,唯有这一次,居然真的有种想要救他的冲动。

    他那么喜欢学习,热爱这个世界,若是死了,那多可惜……

    不过仅仅生出了半分心思,就被她给压了下去。

    若是她恢复修为之后,他还活着,那她便救他。

    若是那时他已经死了,她也强求不得。

    现在这药也只是能缓解压制几分他的情况,毕竟药草阶品太低,起不到关键作用。

    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不仅仅是病弱,还有体质原因,所以解决起来尤为困难。

    这也是她不愿意插手的原因。

    郁逸泽听了她的话,眉头一皱,不答反问,“你生什么病了?”

    云依然挑眉,淡声,“不是什么大事。”

    郁逸泽沉默了一下,望着锅里翻滚的药汁,“这是什么药?可以乱喝么……”

    药不是能够乱吃的,他低声询问,倒没有质问的意思。

    云依然摊了摊手,坦然之,“听人说可治百病,我也不是很清楚,看你这么虚弱,想来是有用的。”

    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对她也是一种考验。

    至于什么药?

    不过就是她随手配置的小药剂,连名字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