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黑化反派该怎么宠 > 第六十二章:不予计较
    “修士行事如何?”云依然继续道。

    司朝延愣住。

    修士行事如何?

    难不成这位是从哪一处的深山老林来的?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对于现事的东西,一概不知?

    甚至连他这个外行都不如?

    想通了这些,对于刚才云依然到底问题,他便不觉得突兀了。

    “修士行事还算规范,但也不乏有不守规则者。”

    事实的确如此。

    任何时候人们都是有欲望的。

    在这情况下,司朝延口中的还算规范就有待考量了。

    司朝延注意到云依然目光看了过来,眼神闪躲。

    面对一个修士,他总不能直接说,那些修行者行事狠辣吧!

    保不齐就因此得罪人了。

    索性,云依然也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司朝延松了口气。

    “可知这世间最大的势力是什么?”

    司朝延摇摇头。

    对于这些事情,他还真的所知甚少。

    恰好这时候李正捧着茶来了,连忙道“前辈,这个我知道!”

    话落,人已至。

    他将茶水摆放在两人面前,“前辈请用茶。”

    云依然看了一眼茶杯,杯中的茶叶隐隐散发着些微的灵力。

    司朝延已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李正的目光有些惊讶,“谢李叔。”

    李正摆了摆手,目光有些紧张又有些肉疼的望着云依然桌前的那杯茶。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弄来的灵茶,平日里自己都舍不得喝,完全是收藏着的。

    灵茶,那是修行者喝的茶,他们这些普通人喝上一点,那都是可以延年益寿的!

    今天若不是知道眼前这个人有多强大,他怎么也不可能拿出来。

    别看三个人都是一样的茶,可是他和司朝延杯中的茶叶不过几片,但云依然不一样,她的是数十片,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看他这样,云依然便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李正仔细打量她的神色,看她似乎并没有不悦,这才放了心,开口道“那个,现在最大的势力是寒玄宗。”

    不过这人面对这灵茶就好像对待再普通不过的物品一样。

    想必喝过比这更好的东西吧?眼前这东西,她根本就瞧不上吧?

    李正苦笑。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嗯?可知宗主修为如何?”云依然问。

    “听说已是凝神……”李正缓慢的道。

    凝神。

    云依然眯了眯眼睛。

    如果整个世界最高势力仅仅只是凝神的话,那可还真的是不够看啊……

    “寒玄宗向来都是为民除害的,听说和官方势力关系挺不错。”李正继续道,说到这里神采飞扬的,倒是有了几分与有荣焉的感觉。

    云依然勾唇,“你和寒玄宗有关系?”

    李正神情一滞,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哪能啊,我都不能修炼,怎么可能跟寒玄宗有关系?只不过我这药铺是依着榆中县寒玄宗才做起来的,不然宣门早就对我动手了。”

    有句话说的好,背靠大树好乘凉。

    寒玄宗这个名头就是一个通行证。

    哪怕是这榆中县的地头蛇,也被强龙压的不敢有所不满。

    他跟寒玄宗要说有关系吧,其实也没关系。

    只是寒玄宗在这里的药铺交给他打理,然后每年所卖的物品都是他的。

    寒玄宗不拿一分。

    不过有一个条件。

    但凡遇到购买药草的修士,他都要向上头汇报。

    就在前两天,他刚把这事报了上去,估计再过两天就会有消息了吧……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听到这段话,云依然低头不语,身上的气息却是一沉。

    说白了,这李正就是寒玄宗的线人。

    就是不知道这寒玄宗想做什么?居然让一个普通人来打理铺子……

    也不想想看,若真是遇到了不讲理的修士,一言不合直接动手,这李正怕是挥手间就没了命!

    而且这还不算,同时还会丢失很多药草,虽然那些药草都是低级药草,却也不是不值钱的。

    虽然寒玄宗很强。

    可要明白一件事,古代的皇帝,一手遮天,普天之下,莫若皇土。

    即便如此,依旧有人为所欲为,也有人杀人作恶。

    这是为什么?

    说白了,天高皇帝远的。

    谁管得了谁?

    那为什么还有正邪之分呢?

    “他们让你做什么?”云依然问。

    李正顿了顿,神色有些犹豫,到底最后也没隐瞒,如实说了。

    云依然漫不经心的抬眼,半掀眼皮,自有慵懒而成,又带着分外的肆意,总之还有点冷。

    司朝延“……”

    真的是假话不能说,真话也不能说,进退两难……

    李正下意识想解释,“前辈…我……”

    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这种事情的确等于是出卖了,虽然可能这说的有点严重,毕竟他跟云依然也没什么关系。

    但是泄露她的行踪,的确有可能会给她带来麻烦。

    李正犹豫了一下,想了片刻还是道“前辈,寒玄宗是最大的宗门,也是百盟之首。他们这样做也是想广纳门徒,同时在宗门内的待遇自然要比自己一个人要好很多,何乐而不为呢?”

    寒玄宗,在他认识的一些人口中,皆是好评。

    更何况还是最大的势力呢。

    至于他口中说的广纳门徒,自然也是真的。

    他认为这位灵云前辈若是去了寒玄宗必然是前途无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储物空间的修行者。

    不过这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修为超过寒玄宗的宗主吧?

    所以,这人去寒玄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先前几位也都去了寒玄宗,现今……”

    云依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广纳门徒?

    她若是叫一声师父,有谁敢答应?

    “茶也喝了。”她慢悠悠的起身,目光淡漠的扫了两人一眼,忽而眯了眯眼睛,“今日之事我便不予计较。”全当问话的报酬了。

    不然,凭李正将自己的事说出去这一点,足以让他死个千百回了。

    “前辈……”李正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嗯?”女子的声音像是从鼻腔发出,隐隐有了些杀意。

    司朝延伸手拉了李正一下,“灵云姑娘别见怪,李叔他也是好心……”

    他依旧叫灵云姑娘,觉得两个同龄人,叫前辈很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