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云娇雨怯 > 第十九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出了臻娘的屋子,我顿觉神清气爽,来的时候那些碾压柳纤纤人格展现我个人魅力的招式都没派上用场,这么轻易就把事情解决了!

    我真是个福星!

    又想到来一次青楼不易,不如到处参观参观。

    我几乎又要唱出小曲了,我这人一得意就爱瞎哼哼,陈奕迅,梁静茹什么都有。

    这时我看见前方的景像,我的呼吸都要顿住了,连同呼吸一起停住的还有我的心跳。

    就在我的正前方,我看见刘亦庭左拥右抱酒气熏天的朝我这边走来,姑娘们媚眼含情,刘亦庭帅气是很帅气的。

    明明是很香艳的景色,可是为什么我能看见他眼里有巨大漩涡般的悲恸,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份悲恸正渐渐化为寂灭。

    到最后会是真正的心如死灰。

    唯有落荒而逃。

    看来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痴情的刘亦庭了,只会有为情所伤而游戏人生的刘亦庭。

    只是我不知道,这世间的刘亦庭,唯独最不缺的,就是痴情。

    我赶紧顺着原路返回到三楼,这时正是客人多的时候,只有臻娘住的方向略微清净,我想着大不了再打扰臻娘一会儿,过一时半刻再下去,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谁知臻娘并不在房中,这时我听见门外有响动,远处是一个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嘴里长唤一声,“妙臻。”

    不知为何我听见这个人的声音有些发自内心害怕,不知道是不是怕见到刘亦庭吓得躲上瘾了,我鬼使神差的快步走到臻娘打开暗室的书架前边,东摸摸西摸摸,终于让我发现一个花瓶是底部是定住不动的,我握住旋转了一下。

    暗室的门果然开了,我进到里面,寻着记忆臻娘好像关门的时候也是用的同样的机关,便伸出手转了一下花瓶赶紧收回手,门果然关上了。

    这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般,不过片刻。

    暗室里漆黑一片,怪不得臻娘开着门找东西,这里面不掌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

    那男人推门进来了,听声音找了一圈不见人就独自坐在椅子上饮茶。

    过了一会儿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从暗门右侧三寸有一个光缝,在外边看着应该是木器家具的正常夹缝,不会料到这里面是中空的。

    我目测了一下四周不过方寸之地,细长方形,长约两丈,宽不过两尺,应是与隔壁房间的夹缝,靠着里侧摆放着三个摞在一起的大箱笼,上边紧挨堆着七八个小匣子。

    难为我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三不靠的跪坐在暗门前。

    此时我又听见推门的声音,是臻娘。

    “去二楼交代些事,就听下头的侍女说你来了。”

    “哦?这楼里什么事还需你亲自过问?”那男人声音很稳,有种低哑的魅力,此时用戏谑的口吻,听起来仍然颇具威严,就是那种不需要把语速放慢,不需要高声,与生俱来的傲慢。

    “一个小丫头的琐事罢了。”

    “又是什么样的小丫头竟累得我的妙臻劳神呢?”傲慢男继续追问。

    “是本朝天家的儿媳妇,我自然要帮上一帮。”

    “秀女?”

    “瞎想什么,是端王府的新妇。”

    臻娘说的是我,原来刚才她是去找柳纤纤了。我心里一阵内疚,她这样帮我,我却偷鸡摸狗的躲在这里偷听她说话。

    其实我不知道,臻娘懒得找柳纤纤,而是未免失信于我,叫人把她严密看管起来了。

    “哦,他们不是还没成婚吗?”男人仿佛对我们家的事兴致颇高。

    “京城里这几日传的沸沸扬扬,端王与未来王妃如何恩爱。都在感叹命运对端亲王爷的不公,年纪轻轻便失了双腿。”

    那男人默了一会儿,“这几日你可曾想我?”

    “日日夜夜。”

    “我并非存心不来。”

    “我知道。”臻娘缓缓说,声音里却有说不出的苦涩。

    “你可愿随我…”

    “算了罢,只要你偶尔来看我一眼,便已知足。”

    “臻儿,我知道你不愿意,我也不愿意那样拘着你,可这世间的事,哪有诸般顺遂的,我以为,你应该懂得。”

    “若能长相厮守,当愿舍一生自由。可我就算随你去了,就能与你长相厮守了么?我怕我以这样的出身,反倒折了福寿。”

    “不许你胡说,我只是想要春、夏、秋、冬,每番有你的景色尽落在我眼里,你可知道我的心么?”

    “我晓得的。”

    不小心撞见小型表白现场,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两人闲话一会儿,提了些我不知道的人名,我也无甚兴趣,只觉得跪坐如针毡,动也不敢动,偷听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腿已渐渐麻木,失去知觉了,终盼来那男人起身告辞。

    “十日后再来,我会仔细数着日子,那时再多呆一会儿。”

    “更深露重,让雷起给你拿件披风罢。”

    “好,我走了,也让你躲在密室的客人出来吧。”

    我僵在原地,天地良心,我自进了这里一动也不敢动,或许,刚才扶了扶酸疼的腰,但也没发出任何声响。就…这么被发现了?

    待臻娘打开门,我便像霜打的茄子般羞愧难当,“对不起。”

    “无妨。”

    “我遇见了一个非常不想见的人,为了躲他,我才回到这里,不想你不在,门口来了人,我一急,我就…我也不知道我中了什么邪…”

    我知道我的解释真的很烂,“对不起。”我只能再说一声。“你肯定不会信我。”

    “我信。”

    “啊?”

    “难道要你说,未来端王妃来青楼偷我的金银细软,顺手摸两个娼籍女子身契,我才信?”坦坦荡荡。

    “我…”跟她相比我真是,处处落了下风。

    不过既然人家那么磊落,我也没什么好扭捏的。

    “刚才是你的情郎吗?”

    “是我心仪之人。”臻娘眼中的哀愁又回来了。

    我赶紧说,“他也心系与你。”

    “也许。”

    “婉倾,你说我们女人,怎样才算是幸福?”

    “就像那人说的,化作画,化成风景,落入他的眼中,成为他的回忆,他的牵绊,终此一生,别无所求。”

    我当时,真的不该那么说的。

    “别无所求啊…好一个别无所求。”臻娘此刻眼神朦胧,美的动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