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梦庆余年 > 三十章 范闲入白雾
    听了死士的汇报,言若海知道了白雾之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进入白雾之后,要如何确定方向找到藏在白雾中的不知学堂和那座府邸却是一件难事。

    况且那个白雾之中,似乎能将人的感觉变得模糊起来。

    站在白雾之外的言若海门并没有等候多长时间,但进入白雾中的死士们却感觉过去了很久很久。

    听到这之后,言若海和诸葛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进入这个白雾之中。毕竟现在京都之中管事情的监察院院长陈萍萍也不在京都之中,所以看着眼前的白雾朱格和言若海还是迟疑了。

    在他们迟疑的时候,回禀庆帝的暗探已经去到了皇宫之中。

    庆帝也知道了言白露在南城一角掀起的这块白雾,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庆帝对言白露对自己依旧有所隐瞒的事情更加确定了。只是庆帝不明白为什么范闲,那个女子的孩子会知道言白露掀起白雾的手段?还有,言白露这个小子为什么要将范闲叫进白雾之中,是因为那个女子么?

    想到这,庆帝的心中对言白露多了一份顾忌。同时,他暗中也派了几个探子去白雾笼罩的南城。

    同时将消息传递给陈萍萍的影子,则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返回了南城。因为影子有一种预感,接下来南城可能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不管白雾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随着言白露走进白雾之内的范闲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

    他只觉得眼前的白雾瞬息之间就消失在自己眼前,一个安静的小院子出现在白雾后的世界中。

    带着空白面具的言白露先行推开了不知学堂的木门走入不知学堂中,而跟在言白露身后的范闲则是在不知学堂门前停留了看了一眼。简单的院落,腐朽的木门,除了牌匾上那看上去让人惊艳的字迹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让范闲觉得惊艳的地方。

    走入不知学堂后,范闲第一个看见的就是那个带着和言白露一样空白面具的李苟。

    只是李苟的脸太小,根本不适合这张面具,因此面具就这么挂在李苟脸上,范闲看上去有那么几分搞笑的感觉。“李苟,别傻呵呵地戴着那个面具站在哪!”

    已经进入不知学堂的言白露,看着站在门外的李苟,心中叹息自己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傻呵呵的徒弟。

    听见言白露的话,李苟连忙拿下放在脸上的面具,急忙跑进不知学堂中。

    范闲看着不知学堂中的言白露和李苟,思索了一分钟后还是走入了不知学堂中。

    “坐!”等范闲走入不知学堂后,言白露操控着体内刚刚恢复不少的气,拉动了一张椅子放在范闲面前。范闲看着四周已经沉积了不少灰尘的不知学堂,坐上那个被言白露拉到自己面前的椅子。

    看见范闲坐下后,言白露将空白的面具取下,“你是范闲?”

    “是!”看着取下面具的言白露,范闲承认这个言白露长得确实挺有小说中的仙人的模样,也是因为这样若若才会一直对这个言白露念念不忘么?

    “你为什么会知道阵法?”

    “阵法?在你问我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问你一个问题,言白露你懂修仙么?”

    果然范闲这个小子知道了阵法这件事情之后,肯定是要先试探自己一下,范闲怎么可能就直接把他知道的东西告诉自己。不过,言白露可早就想好的背景,所以对于范闲的问题言白露根本不畏惧。

    “修仙?范闲你说的我没听过。”

    “言白露,你就别装了。若是你不知道修仙,那你为什么会知道阵法?”

    “哦,原来你是说炼气么?”

    听见炼气这个词语的时候,范闲更震惊了。难不成这个言白露,不是修仙之人,而是传说中所谓的上古炼气士?那这个言白露,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对,就是炼气,我问你,你炼气的方式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范兄既然我回答了你一个问题,那么范兄你是不是也应该回到我一个问题。你先告诉我,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阵法这个词语的?”

    “梦中!”范闲用了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方法来告诉言白露,毕竟穿越这种事情在古代似乎比梦中高人相授这件事情更不可能发生不是。

    “哦,原来是梦中高人相授之术,其实白露的炼气之法也是高人梦中相授。就是那次因范兄妹妹白露受伤时,白露受高人梦中相授炼气、阵法、剑道。只是,不知高人授予范兄何种法门?”

    原来是那次似乎是来监察院的试探,让言白露得到了炼气之法么?只是,言白露说的真的会是真实的么?还是这个言白露也和自己一样,在隐瞒穿越这件事情呢?

    “高人没教过我什么,只是多了很多像《红楼》一般的记忆。”说起《红楼》的时候,范闲在暗中观察着言白露表情的变化。

    “《红楼》是那本范兄让范小姐代为传达的书么?的确是一本佳作。”

    没有看出言白露神情变化的范闲,带着几分不甘心地问,“那高人教你的炼气法门,又叫什么名字呢?”

    原本范闲以为言白露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可没箱单言白露直接回答了范闲,“《道经》!”

    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范闲的心中已然是掀起了波澜。《道经》是什么世界的道经,若是上古炼气士的《道经》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言白露真的是得到了高人梦中相授。

    或许是言白露看见范闲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言白露便继续说道,“范兄不信么?那我同范兄仔细说说,《道经》中炼气分为几个境界,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反虚、炼虚合道。合道之后的境界,高人尚未相授,但白露觉得若是白露到炼虚合道之后的境界自然会领悟。”

    当范闲听言白露说了这么多后,一脸的震惊言白露明显能看见。

    “你确定,你对我说这么多确定没什么事情么?”

    “既然范兄听闻过阵法,那自然是与炼气一道有缘之人。所以就算白露将这些事情告诉范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可能发生。”

    “有缘之人?”当言白露这么说起后,范闲不由想起了记忆中那个常常因为有缘就让人遁入空门的地方。于是范闲便开口问,“言白露,你说的有缘之人,莫不是还要我守清规戒律?”

    “范兄说笑了,吾辈炼气士只敬天地人,并无太多规矩。”

    确认后,范闲心中的期待变多了。先是幼年时得到一本来自没见过娘亲的练武之法,现在又因为自己说了一个“阵法”得到了炼气之道。这么顺利,让范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了。

    “那言白露,既然我与炼气有缘,你可否?”

    “自然无不可,既然有缘。李苟,你小子给我过来一起听,听好了下次出去你就不用戴面具了!”

    听见夫子似乎又要教自己东西,在不知学堂中东跑西跑的李苟慢慢走到言白露面前,安静地坐下。他不敢拒绝,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多说一句那么遭殃的只会是自己。

    见李苟做好后,言白露开始讲述了他从《上清法》中研究出的似乎能用在这个世界修行的法门。随着言白露的念诵,范闲感觉自己慢慢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虽然在那个世界中范闲找不到自己在什么地方,可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很舒服。这种舒服,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来自灵魂深处的升华。同时,他感觉到体内的霸道真气忽然间变得温和起来。范闲能感知到他身体中的真气发生了变化,只是这种变化范闲一时还看不出来。

    感受到范闲变化的言白露也觉得很神奇,同样是修行《霸道真气》为何庆帝和范闲感受到的东西竟然会不同。或许,这个世界其实依旧存在天道意识?

    当言白露刚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不知学堂的上空原来晴朗的天空乌云忽然开始凝聚。没过几分钟乌云中雷声响动,白雾外等候的众人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种变化。而白雾中的言白露也透过白雾看见了天空中凝聚的乌云,同时他也感受到了那天空中的乌云中闪烁的雷电似乎是对自己来的。

    这种变化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言白露猜想的这个世界确实存在某种规则。只是就自己现在的修为,真的能抗住这闪烁的雷霆么?就在言白露迟疑的瞬间,第一道雷霆已经从乌云中落下。

    雷霆穿过白雾,击碎不知学堂的屋顶,劈到言白露的身上的瞬间。言白露的身上忽然浮现出一层微弱的白光,白光将雷霆全部吸纳。但乌云似乎是感受到雷霆一击未解决言白露,乌云变得更加庞大起来,乌云中的雷霆也更狂暴起来。发生这种情况是白雾外的人,不曾想到的,他们不知道白雾中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心中明白今天发生的事情必然惊动天下。

    而在言白露曾经去过的白色空间之中,一道白色光影和一道紫色光影忽然出现在白色空间中。

    “你落下的子,似乎做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呢?”说着紫色的光影挥动手掌,一道紫色的光镜出现在白色的空间中。紫色光镜中出现,言白露和不知学堂。

    “虽然是我下的子,不过这个子不是也找到了我们想找的东西不是么?再说了,他身上的东西似乎也是你留下的吧?”白色光影,看着坐在言白露身边,进入悟道境界的范闲。

    “找到了么,我看未必吧!”说着紫色光影将光镜,向上移开不知学堂移到那片乌云中。

    “哦,看来它还没有完全出现?不过,经过今天你下的子一动。它肯定不会,假装沉睡了。”

    “只是,你下的子能度过这一次它的反扑么?”

    “能,怎么不能?”说着白色光影,在白色空间中划破一道裂缝后。又把浅浅的一道白色光影送入

    了裂缝中,“你这么做,可不道义。”

    见白色光影如此做,紫色光影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你说我不道义,你还不是一样!”

    <99.。顶点小说网更新最快网址:.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