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凤遗珠 > 番外三
    凤诺予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还有机会再见到葉画。

    葉画是随着纳岁的使团一起入京的,她穿着异族的服饰,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细细的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

    来迎接的是凤诺予,照理说,来迎接使团的并不会是他,但是因为礼部忙不过来,刘与墨和纪珩之又早早的去了军营,没办法,最后只能是凤家兄弟顶着寒风来接使团入京。

    凤诺予看着使团的人,他知道坐在马车里的那个人就是葉画,心中多有些许怪异的感觉,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如今的他,面对使团的时候,要有大国的傲气和尊严,面对葉画的时候,要有面对归国公主的尊敬与怜爱,尊敬她是公主,怜爱他为国和亲。

    “可是凤将军?”使团的人看着凤诺予,轻声问道。

    凤诺予翻身下马,将手里皇帝写的信笺递给使臣“我是凤诺予,末将奉我朝天子的命令,来此迎接使团,迎接我们的公主!”

    使臣细细的看了信笺,确定了凤诺予的身份,然后将信笺递还给凤诺予,笑着说道“辛苦凤将军了,原本我们还以为会等到了京城内,才会有人来接我们,没有想到,我们人还没有到京城,凤将军就已经来了!”

    凤诺予微微抬眼看了一眼使臣身后的马车,然后轻声说道“这一路上,我们的公主可还安好?”

    使臣回头看了一眼马车,然后笑道“路程遥远,走了有数月,公主颇是辛苦,这些日子食欲也不大好了,只希望能早些进京,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凤诺予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陛下让我转告公主,辛苦公主了!”

    使臣笑了笑,没再说话。

    凤诺予带着使臣团往京城的方向走。

    天气寒冷,入了夜就不便再继续赶路,所以凤诺予让大家就地休息。

    篝火明亮,凤诺予坐在篝火前走神,葉画从马车上下来,她站在那里,看着坐在篝火旁的凤诺予,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走神。

    凤诺予看着眼前的篝火,他微微侧目,看到身后站着的人影,凤诺予微微垂眸,当做自己看不到。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缓缓上前“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凤诺予沉默了半晌,然后起身,对着葉画行了个礼“公主殿下!”

    葉画看着凤诺予很久,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免礼!”

    凤诺予抬起头,看着葉画,然后轻声说道“公主这些年可还好?”

    “不大好!”葉画笑了笑,“你呢?”

    凤诺予微微垂下目光“微臣这些年过得还算不错!”

    葉画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原本以为,那一年你会死的,我甚至带了你的东西准备给你立衣冠冢,却没有想到,死的竟然是我的父皇,而你,竟然平反了,恢复了凤家当初的荣耀!”

    凤诺予看着葉画许久,低头笑了一声“只能说我命不该绝!当初你的太子哥哥害死我父亲的时候,大概也没有想过我会活下来吧!”

    葉画看着凤诺予,凤诺予淡淡的看着葉画,身旁的篝火噼里啪啦的响,两个人站在那里,明明是面对面的站着,可两个人却像是隔了一条汪洋。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的!”

    “你是为国牺牲的和亲公主,我是为国镇守的将军,我们又怎么会老死不相往来呢?”凤诺予轻轻地笑了笑,“我要做的,就是让大燕越来越强大,让未来的大燕,再无和亲的人!”

    葉画看着凤诺予,细细的看着他身上的军装“我从未看你穿过铠甲,我总觉得,你穿长衫很好看,看起来很有书卷气,也很温柔,可现在看着你,却发现,你穿铠甲的样子,也很好看!”

    凤诺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铠甲,目光微凉“如果凤家没有出事,我会文试,一步步的走上我想要的生活,但是现在,我得撑起凤家的脊梁骨,我只能放下书本,背负起这一身的盔甲。”

    ………………

    凤诺予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还有机会再见到葉画。

    葉画是随着纳岁的使团一起入京的,她穿着异族的服饰,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细细的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

    来迎接的是凤诺予,照理说,来迎接使团的并不会是他,但是因为礼部忙不过来,刘与墨和纪珩之又早早的去了军营,没办法,最后只能是凤家兄弟顶着寒风来接使团入京。

    凤诺予看着使团的人,他知道坐在马车里的那个人就是葉画,心中多有些许怪异的感觉,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如今的他,面对使团的时候,要有大国的傲气和尊严,面对葉画的时候,要有面对归国公主的尊敬与怜爱,尊敬她是公主,怜爱他为国和亲。

    “可是凤将军?”使团的人看着凤诺予,轻声问道。

    凤诺予翻身下马,将手里皇帝写的信笺递给使臣“我是凤诺予,末将奉我朝天子的命令,来此迎接使团,迎接我们的公主!”

    使臣细细的看了信笺,确定了凤诺予的身份,然后将信笺递还给凤诺予,笑着说道“辛苦凤将军了,原本我们还以为会等到了京城内,才会有人来接我们,没有想到,我们人还没有到京城,凤将军就已经来了!”

    凤诺予微微抬眼看了一眼使臣身后的马车,然后轻声说道“这一路上,我们的公主可还安好?”

    使臣回头看了一眼马车,然后笑道“路程遥远,走了有数月,公主颇是辛苦,这些日子食欲也不大好了,只希望能早些进京,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凤诺予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陛下让我转告公主,辛苦公主了!”

    使臣笑了笑,没再说话。

    凤诺予带着使臣团往京城的方向走。

    天气寒冷,入了夜就不便再继续赶路,所以凤诺予让大家就地休息。

    篝火明亮,凤诺予坐在篝火前走神,葉画从马车上下来,她站在那里,看着坐在篝火旁的凤诺予,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走神。

    凤诺予看着眼前的篝火,他微微侧目,看到身后站着的人影,凤诺予微微垂眸,当做自己看不到。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缓缓上前“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凤诺予沉默了半晌,然后起身,对着葉画行了个礼“公主殿下!”

    葉画看着凤诺予很久,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免礼!”

    凤诺予抬起头,看着葉画,然后轻声说道“公主这些年可还好?”

    “不大好!”葉画笑了笑,“你呢?”

    凤诺予微微垂下目光“微臣这些年过得还算不错!”

    葉画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原本以为,那一年你会死的,我甚至带了你的东西准备给你立衣冠冢,却没有想到,死的竟然是我的父皇,而你,竟然平反了,恢复了凤家当初的荣耀!”

    凤诺予看着葉画许久,低头笑了一声“只能说我命不该绝!当初你的太子哥哥害死我父亲的时候,大概也没有想过我会活下来吧!”

    葉画看着凤诺予,凤诺予淡淡的看着葉画,身旁的篝火噼里啪啦的响,两个人站在那里,明明是面对面的站着,可两个人却像是隔了一条汪洋。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的!”

    “你是为国牺牲的和亲公主,我是为国镇守的将军,我们又怎么会老死不相往来呢?”凤诺予轻轻地笑了笑,“我要做的,就是让大燕越来越强大,让未来的大燕,再无和亲的人!”

    葉画看着凤诺予,细细的看着他身上的军装“我从未看你穿过铠甲,我总觉得,你穿长衫很好看,看起来很有书卷气,也很温柔,可现在看着你,却发现,你穿铠甲的样子,也很好看!”

    凤诺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铠甲,目光微凉“如果凤家没有出事,我会文试,一步步的走上我想要的生活,但是现在,我得撑起凤家的脊梁骨,我只能放下书本,背负起这一身的盔甲。”

    凤诺予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还有机会再见到葉画。

    葉画是随着纳岁的使团一起入京的,她穿着异族的服饰,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细细的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

    来迎接的是凤诺予,照理说,来迎接使团的并不会是他,但是因为礼部忙不过来,刘与墨和纪珩之又早早的去了军营,没办法,最后只能是凤家兄弟顶着寒风来接使团入京。

    凤诺予看着使团的人,他知道坐在马车里的那个人就是葉画,心中多有些许怪异的感觉,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如今的他,面对使团的时候,要有大国的傲气和尊严,面对葉画的时候,要有面对归国公主的尊敬与怜爱,尊敬她是公主,怜爱他为国和亲。

    “可是凤将军?”使团的人看着凤诺予,轻声问道。

    凤诺予翻身下马,将手里皇帝写的信笺递给使臣“我是凤诺予,末将奉我朝天子的命令,来此迎接使团,迎接我们的公主!”

    使臣细细的看了信笺,确定了凤诺予的身份,然后将信笺递还给凤诺予,笑着说道“辛苦凤将军了,原本我们还以为会等到了京城内,才会有人来接我们,没有想到,我们人还没有到京城,凤将军就已经来了!”

    凤诺予微微抬眼看了一眼使臣身后的马车,然后轻声说道“这一路上,我们的公主可还安好?”

    使臣回头看了一眼马车,然后笑道“路程遥远,走了有数月,公主颇是辛苦,这些日子食欲也不大好了,只希望能早些进京,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凤诺予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陛下让我转告公主,辛苦公主了!”

    使臣笑了笑,没再说话。

    凤诺予带着使臣团往京城的方向走。

    天气寒冷,入了夜就不便再继续赶路,所以凤诺予让大家就地休息。

    篝火明亮,凤诺予坐在篝火前走神,葉画从马车上下来,她站在那里,看着坐在篝火旁的凤诺予,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走神。

    凤诺予看着眼前的篝火,他微微侧目,看到身后站着的人影,凤诺予微微垂眸,当做自己看不到。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缓缓上前“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凤诺予沉默了半晌,然后起身,对着葉画行了个礼“公主殿下!”

    葉画看着凤诺予很久,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免礼!”

    凤诺予抬起头,看着葉画,然后轻声说道“公主这些年可还好?”

    “不大好!”葉画笑了笑,“你呢?”

    凤诺予微微垂下目光“微臣这些年过得还算不错!”

    葉画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原本以为,那一年你会死的,我甚至带了你的东西准备给你立衣冠冢,却没有想到,死的竟然是我的父皇,而你,竟然平反了,恢复了凤家当初的荣耀!”

    凤诺予看着葉画许久,低头笑了一声“只能说我命不该绝!当初你的太子哥哥害死我父亲的时候,大概也没有想过我会活下来吧!”

    葉画看着凤诺予,凤诺予淡淡的看着葉画,身旁的篝火噼里啪啦的响,两个人站在那里,明明是面对面的站着,可两个人却像是隔了一条汪洋。

    过了许久以后,葉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的!”

    “你是为国牺牲的和亲公主,我是为国镇守的将军,我们又怎么会老死不相往来呢?”凤诺予轻轻地笑了笑,“我要做的,就是让大燕越来越强大,让未来的大燕,再无和亲的人!”

    葉画看着凤诺予,细细的看着他身上的军装“我从未看你穿过铠甲,我总觉得,你穿长衫很好看,看起来很有书卷气,也很温柔,可现在看着你,却发现,你穿铠甲的样子,也很好看!”

    凤诺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铠甲,目光微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