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提菩虚
    六道轮回盘秘境。

    大德后土静静坐在河岸上,此时已不去看那猴子所在之处,表情也颇为淡定,似乎此前没有任何事发生。

    她确实有些惊了。

    弑圣者李长寿被道祖赶出洪荒天地,她自是知晓;

    那紫霄宫中,道祖与太清圣人的大战,她也有所感应。

    后土知晓截教破灭那日所发生的一切,更是借着七情化身的双眼,目睹了洪荒远古以来最大的一场博弈。

    同样,那场博弈最后的结果,后土一清二楚。

    太清圣人被封,李长寿被驱逐,截教覆灭,天庭玉帝被天道困缚。。

    可为何在这被道祖选中的佛教大兴使者身上,看到了长寿的印记……

    不灭金魂之事,后土从未告诉旁人;若所知只有李长寿,且功法已是成熟,被这猴修行成功……

    此间之事,当真有些玩味。

    后土突然笑了声,表情颇有些复杂。

    是道祖截取了她给长寿的功法?又或是,长寿算准了猴子会来地府,用此法在给自己以暗示?

    还是,自己想多了,这单纯只是一个巧合?

    假若不是巧合,长寿莫非是在对自己求援,可又如何能让猴子修得不灭金魂……

    后土静静思索着,不知不觉便陷入了沉思;

    以至于那猴子大摇大摆离开酆都城回返阳间,后土娘娘都没什么反应。

    待她再次回神,发现轮回仙岛各处已是安静了下来,十殿阎君商量着上天告御状之事。

    这……

    饶是后土见多了大风大浪,看过了各类算计,此时犹自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无法确定这是不是李长寿在求援,更无法确定,不灭金魂之法到底是否还是她与李长寿独有。

    甚至,此刻若是因自己妄动而暴露了什么,更容易坏了可能存在的寿之算计。

    “唉……”

    后土娘娘轻轻一叹,继续坐在那小河畔梳洗着长发。

    她只能假设,这孙悟空与李长寿有关,是李长寿安排下的棋子,由此提前做好出手的准备,思索着自己能做之事。

    若六道轮回盘突然震动,天道可被‘瘫痪’瞬息。

    这,莫非就是长寿想要的?

    与道祖老师斗智斗勇自是相当费力,与道祖的对手互探心思,也是相当磨人。

    且准备下,静待后事便可。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

    是了,稳妥起见。

    ……

    一处小千世界,李长寿坐在一棵兰花草状的水属灵根前,心底暗自推算。

    上一站自己又埋下了十五根幻灵钉,这十三年取得的进度相当喜人。

    还是要感谢悟空,帮他分走了道祖的注意力。

    这么多年的东奔西走,从三千世界西部一直逛到了东部,此刻又绕向北部。

    寻找到大道现踪之处九千二百余;

    出手利用大道现踪之处,三千六百余;

    构成天道的底层基础大道,已有八成被嵌入了幻灵钉。

    其实这般程度,已是足够了。

    但李长寿这个人,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怀,骨髓里写满了稳健,此刻犹自不满足,想在与道祖正式发难之前,能搞点什么,就搞点什么。

    哪怕只是增加十二万分之一的胜算,都足够他出手去忙碌一阵。

    稳教教主,以身做稳。

    ‘也不知,后土娘娘是否接收到了自己发出去的信号。’

    猴子只要去了地府,后土娘娘应该就能看到;而且猴子有自己传授的独门‘不灭金魂’,也不知后土娘娘能否认出来。

    李长寿虽不愿让后土娘娘出手,但稳妥起见,若是在关键时刻有后土娘娘这个‘次级合道者’出手牵制,必然能增加一二分胜算。

    此事如何瞒过的道祖?

    很简单,这不灭金魂法,是‘虚菩提’一步步推演、感悟出来的。

    李长寿模拟了整个感悟环节,在天道的注视下,写下了不灭金魂法的修行口诀,且这口诀与后土娘娘当年给的不完整功法,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才能在天道的眼皮底下,用孙悟空元神传了一封信。

    当然,此法最大的意义,是强化了孙悟空元神,弥补了孙悟空斗法时的最大短板,也让孙悟空能简单、直接地提升道境。

    缺点就是构思功法时,很容易掉头发。

    做最坏的打算吧,后续就当后土娘娘没接到这‘信号’。

    若后土娘娘能出手,那固然是一件美事;

    若是来不及出手,也不会影响到大局。

    一阵微风吹过,面前的灵根轻轻晃动,似是在求饶;周围已布置了两层催熟的阵法,还有几个月才可摘下这一株灵草。

    他一直在琢磨,如何解开天道对道境的枷锁。

    修行到了虚菩提这般地步,大道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立足的根基。

    若是被封大道而不去尝试解开,那才有问题。

    而此刻,他表现的越是郁闷、越是无奈、越是不想放弃,道祖对‘虚菩提’就越是心安。

    想要扮演好一个人物,必须揣摩他真实的心境,让表演由内而外,尊重已故原人物,充分表现出这个人物的本性。

    ——《洪荒影视杂谈》。

    说正经的。

    虚菩提的身份,确实是帮了自己大忙。

    从当年追杀虚菩提给他道心种魔,再到自己将天魔尊者灵核埋入那轮回塔之下,再到后来被迫离开洪荒时的立刻反杀。

    整个算计,到现在就要接近尾声了。

    从自己在明、道祖在暗,转换到自己在暗、道祖在明,再到后续一步步掌握主动权,更深邃地参悟这个天地,已是奠定了后续胜局。

    其实,从道祖迫不及待出手,让太乙打杀石矶、阐截两教双方爆发第一次大规模冲突,道祖就已是走向了败局。

    败在了道祖对封神大劫这个剧本的不自信。

    败在了道祖斗法实力无法胜过太清圣人。

    后续李长寿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以看做,是他在找寻抹杀道祖的最小代价。

    盘古神其实留下了后手,只是这个后手有点绕,能想明白的不多罢了。

    开天斧为何会分做三部分?

    天道圣人已可重炼风火水土,即毁天灭地后再重开天地。

    开天三件套,其实还可有另外的解读。

    圣人执掌太极图摧毁阴阳,令清浊逆反,归于混沌;

    圣人执掌盘古幡划开混沌,再次开辟一阶,另开天地;

    混沌钟内可容纳小千世界,若是利用混沌钟自身加速岁月、减缓岁月的神通,其实可将数不清的生灵拥挤在这个小千世界中,只需要岁月加速一下,就可撑到新天地稳固。

    在这个过程,天道、道祖自是统统崩碎。

    但问题就在于,洪荒之中的生灵实在是太多,混沌钟无法收尽,死伤将会无比惨重,洪荒生灵能活下来三成就算不错。

    ‘唉……’

    心底微微一叹,李长寿凝视着面前的灵草,心底划过几个比较深邃的问题。

    洪荒的终点、天地的归途,混沌海的演变、有形之界的寂灭。

    这是他再面对道祖时,不可避免要讨论的问题,只有在这些问题的答案上胜过道祖,才有底气指着道祖鼻子骂一句

    ‘你个伪君子,鸿不群,你就是想称霸有形界。’

    想想就特解气。

    干等着也是干等着,李长寿主动引动天道之力,打开了云镜,看了眼孙悟空此刻的状况。

    呵,群猴震动。

    这花果山上下,一群被业障缠绕的猴子们蹦蹦跳跳,享受着所谓寿元无穷的喜悦,犹自不知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孙悟空地府走一遭,毁了生死簿花果山分簿,让花果山猴属一个个都‘长生不老’。

    这其实是孙悟空的理解出了问题。

    生死簿上一笔勾销,并不代表这些猴子就不会死,只是让这些猴子垂垂暮已之后,吊一口气吊到身体撑不住,而后变成孤魂野鬼。

    生死簿与判官笔,是六道轮回盘的配套法器,主要功用是根据该魂魄前几世的功德业障,定下这一世的寿元福禄。

    若生死簿无名就可长生不老,那天地早在轮回体系尚未确立的上古前中期,就被生灵压垮了。

    纯属过度理解。

    罢了,也怪他这个老师没教明白。

    这些猴子的下场,本就注定十分惨淡。

    念及于此,李长寿多少有些不忍,毕竟是猴子好心办了坏事,而这些事全程都是道祖在背后算计。

    上一个被道祖如此算计的,其实就是李长寿自己。

    多看也是无用,再准备准备,过几年就去紫霄宫摊牌吧。

    李长寿手指抬起,刚想将面前画面点掉,忽的眼皮微微一跳。

    云镜内画面转动,锁定在了东天门处。

    那里,有个身着白衣、慈眉善目的老者,正端着拂尘、抚着胡须,离了东天门,赶往花果山方向。

    太白金星,冒牌的那种。

    李长寿本体嘴角一阵抽搐,但‘虚菩提’假身不敢有这般反应,反而是微微皱眉,又掐指推算。

    天道对虚菩提并不设防,他轻易就推算到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原本并不擅长推算之法,他擅长用‘穷举’之法。

    但他占了虚菩提的道躯元神之后,很自然地就吸纳了虚菩提的元神,掌握了推算之法。

    果然,由推算得知,四海龙宫四位龙王、联合地府十殿阎君中的几位阎君,联袂去了凌霄殿告御状。

    龙宫状告那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巧取豪夺,在他龙宫惹是生非,更是抢走了定海神针,此为大过。

    地府更厉害了,阎君直接状告孙悟空毁坏人书生死簿,造成地府动荡,实为大罪。

    玉帝当即表达了一些适当的愤怒,立刻就要下令捉拿妖猴,但玉帝身旁的‘天庭信鸽太白咕’站了出来。

    这冒牌货为猴子辩解的角度也是清奇,既不说猴子有错在先,也不说生死簿分簿被毁,会影响多少生灵,反而说这美猴王竟能打了龙王、制住阎君,自是有一身真本事。

    玉帝板起脸来,凌霄殿上众仙神一阵沉默。

    虽说太白金星说的有理,但他们不知道从哪听到过,与之相反的论调。

    天庭求取仙神,不可只认本领,首重品行。

    这是‘玉帝陛下’写在天规中的话语。

    但最终,玉帝并未多说什么,采纳了‘太白金星’的建议,并下旨太白金星招安美猴王,来天庭做差。

    故此,才有了李长寿此时透过云镜所见的情形。

    想了想,李长寿继续看了一阵,一直看到这冒牌货驾云到了花果山,显露几分仙力,故做一番玄虚,巧言忽悠住了孙悟空。

    孙悟空一听天庭招他去做大官,自是乐不可支。

    他招来猴子猴孙、花果山各路妖王,言说他去天庭耍耍、探探山头,若天庭是个好去处,就把花果山直接搬上去。

    李长寿……

    这大概,就是膨胀本膨了。

    他这个前天庭权臣都不敢说这种大话!

    关了云镜,李长寿并未多看后续之事,无非就是‘弼马温大战无良天将’的戏码。

    根据他对孙悟空的了解,孙悟空在天庭必然能结交大批好友,那情形想必十分热闹。

    可惜,他的云镜探查不了天庭,若是强行看戏,很容易被道祖注意。

    等采了这棵灵草,就继续埋钉子去吧。

    李长寿静静坐在那,凝视着面前的这株灵草,将心底想法尽量放空。

    这一晃,便是三个月过去。

    面前这株兰花草闪烁出了轻灵毫光,有一缕缕芬兰缓缓流淌,已是到了可采摘之时。

    李长寿散出自身威压,让那些被灵草吸引来的生灵尽数避让。

    这般灵草,他其实无甚大用,只是做做样子、搞点烟雾弹,就算是采摘回去,虚菩提也没这般炼丹的手段。

    他这般道境、如此修为,在这偏僻之地,若是还能被人抢了这株后天灵根,那他李长寿……就把虚菩提的名倒过来写。

    采了吧,也不在乎最后一丝丝药力了。

    不妥,‘虚菩提’应当对这药草无比关注,毕竟这承载了虚菩提解道境枷锁的希望。

    小不忍则乱大忍,忍一忍、忍一忍。

    于是,又过了七八个时辰,到了第二日清晨。

    李长寿心灵福至,取出一只玉盒,慢慢靠近这株灵草,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享受着那种微弱的满足感。

    正此时……

    一缕道韵忽在左近显现,一声牛叫钻入耳中,让李长寿动作瞬间僵在那。

    有些费力地扭头看了眼,却见侧旁林间泛起了迷雾,一头青牛自其中漫步而出,背上还有个双眼半垂的老者。

    老君?

    青牛?

    李长寿道心一震,差点就咬到舌尖。

    他刚以为自己已露出破绽,老君就是一句

    “贫道用丹换你这株宝药,可否。”

    老君没事就外出游历,感情就是外出采药?

    这!

    李长寿心底一动,忽而就有了一个不算大胆的想法。

    要不要,跟老君提前接个头?

    告诉组织自己已经回来了?

    若是老君出手,在兜率宫的金丹中放点佐料,说不定还真能让悟空有挑翻天庭的实力,让道祖无法收场,从而创造自己最佳入场时机。

    这波,倒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