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三十章 先遇多宝,后遇老君
    “师弟珍重,为兄云游四方去也。”

    “嗯,保重。”

    地藏含蓄地笑着,目送虚菩提飘然而走。

    不知为何,地藏突然觉得,这个此前算计了自己几次的同门,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恶。

    应当是对方道境提升的缘故,更接近于‘空’的本质,从而让自己少了几分隔阂吧。

    地藏喃喃自语

    “若一切为空,这世间岂非虚幻?

    此道方才最是虚无,不过是生灵心底空幻罢了。

    空为幻,道为幻,灵于道与真之间,何必非要跳出有形之界,去寻那空空如也。

    万般有法,万般有终。

    一切诸法皆有生灭之相,一应诸劫不过从心而起。

    与其在天地间寻找空寂,倒不如在自己心中追寻那份真意,这位师兄所寻的大道,终究是一场梦境罢了。”

    谛听嘿嘿一笑“主人你嫉妒这家伙的道境提升了?”

    地藏额头挂了三道黑线,先是哼了声,随后便道

    “道非用来攀比,法非用来比较。

    这天地间已无太多生灵之间隙,贫道所愿为者,不过是为生灵多做些事罢了。

    也算……”

    发扬那个家伙的意志吧。

    “唉,西方教开始大兴喽,”谛听懒洋洋地打个哈欠,“现在也没人能限制喽。”

    “不会,天庭就在那,如今谁都越不过天庭。”

    地藏笑着道了句,坐回谛听身旁,舒服地靠在谛听身上,随手摄来一本道经,细细品读,嘴边轻喃一声

    “只是终归会感觉有些寂寞。”

    谛听嘿嘿一笑,扭头看向了‘虚菩提’离开的方向,六只耳朵下意识晃了晃。

    几乎瞬间,它浑身长毛炸了起来,目中满是错愕。

    地藏纳闷道“怎么了?”

    “解、解空大道这么强?真厉害啊。”

    谛听咬了下舌头,低声道了句,“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言罢赶紧收回目光,六只小巧的耳朵瞬间化成两只犬耳,趴在那像是睡着了一般。

    ‘谛听,今后安心待在你主人身侧,若是今后某个时刻,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咕。

    谛听咽了咽口水,默默低头看着面前的地板。

    之前道祖修改众生记忆的时候,主人凭天道之力把他护下干啥!

    它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

    那虚菩提完全没什么问题!道心中绝对没什么模糊影子!

    啊这……

    谛听瞥了眼自家主人,心底想着‘当年自己主人真的是惜败?’这般问题,陷入了深邃的思考。

    就,怪强。

    渐渐离远的‘虚菩提’略微扭头瞥了眼,嘴角划过少许笑意,驾云绕过酆都城,朝西而去。

    东侧关隘还有熟人,此次还是不要见了。

    毕竟那俩货也没可能记住自己,去也是个寂寞,还容易被阴阳怪气的嘲讽。

    如今的地府,已经没了太多巫族的符号。

    六道轮回盘平稳运转,天地间的生灵绝大多数都与幽冥界息息相关,但此地的天道之力并不算浓郁。

    李长寿驾云离开,并未多做什么,也只是在三途河的下游,留下了两缕玄妙气息。

    如两根微不可见的钉子,钉入了此地最容易寻到的轮回大道与亡魂之道。

    不等天道有所察觉,他已到了天柱边缘,沿着天柱飞向了西海边缘。

    一切仿佛无事发生,却又确实改变了点什么。

    离开五部洲之地,李长寿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监察之力明显衰退了几个档次。

    李长寿对此自是不会感觉意外,这本就是道祖合道后的弊端。

    当天道有了私欲,不可避免的就会产生‘区别对待’,而当天道将‘资源’倾斜于五部洲之地,对三千世界的注意力自然就会降低。

    这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天道。

    李长寿并未大意,继续维持‘虚菩提’的各种习惯,不露半点破绽,开始了追寻‘空寂’之路。

    其实是四处找寻道则汇聚之地,嵌入一缕缕玄妙气息。

    这其实就是反天上策的实施阶段。

    构成天道的‘三千大道’虽是无处不在、无形无迹,可以理解为洪荒天地的自然规律;但在一些特殊区域,更容易寻找到特定的大道踪迹。

    比如刚刚在地府,轮回大道和亡魂大道的踪迹随处可见;

    而自己越是轻松、毫不费力的在这些大道上嵌入‘幻灵钉’,天道能察觉到的可能性就越低。

    虚菩提的解空大道想要悟到最高深的境界,需去感悟天地终途、探寻天地奥秘,这就成了他做这件事的完美掩护。

    故,相比‘菩提老祖’的身份,解空大道才是最重要的‘工具’。

    一路西行,李长寿先入红尘俗世,在仙凡混居的大千世界小住几年,寻到几处大道现迹之地,打了几颗钉子,就开始浏览附近的小千世界。

    他走走停停,时时有所感悟,不只是道境在缓慢提升,自身气度也渐渐有所变化。

    不可避免的,他还是吸引来了天道的注目。

    没办法,‘虚菩提’本就是圣人弟子,且是西方教排的上号的圣人弟子,道境若是再向前迈两个大境界,那距离原本的弥勒也是不远。

    李长寿这时动了点小心机。

    他并未装作完全没察觉到天道注目,表现出了些微谨慎、些微紧张,暂停下追寻空寂之路,还故意念着‘顺天而行当为本真’这般话语。

    虚菩提发现天道监察自己时会有的反应,李长寿没有落下任何细节。

    饶是如此,天道依然默默关注了‘虚菩提’许久。

    甚至,在李长寿悟道时,还曾有一缕玄妙道韵窥探李长寿道心。

    李长寿眉头微皱,表现出一副‘发现了天道窥探,却坦然面对天道窥探’的模样,又在道心角落保留了一丝丝隐秘之地。

    这般情形持续了数年。

    紫霄宫竹林中,那魁梧老道总算收回了凝视他的目光,一缕缕天道之力也尽数抽回。

    李长寿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耳旁响起了一声呼唤。

    三百年后,东胜神洲花果山寻贫道。

    ‘虚菩提’哆嗦了下,立刻跪伏下来,低声道“弟子遵命。”

    那竹林中,魁梧老道露出几分会心的微笑,手指轻轻点拨,‘虚菩提’道心泛起了重重感悟,都与解空大道有关。

    这般感觉,李长寿自不会陌生。

    天道工具人的好处罢了。

    跪伏了一阵,‘虚菩提’站起身来,先是嘴角露出几分微笑,又迅速收敛笑意,对着空中做了个道揖,转身离开了这处大千世界。

    三百年后?花果山?

    应该是让自己去给那石猴开化,做个标记,方便今后收徒。

    西游小劫终于要来了,道祖的下一场谋算已是开始。

    道祖的小目标为何?

    李长寿自是一清二楚,主要目标是在天地间传播佛门教义,此目标是抹杀天地间反天之力,抹杀妖族最后的火焰。

    石猴的跟脚很特殊,如灵珠子那般,介于先天生灵和后天生灵之间,定位有些模糊。

    ——补天石原本就是先天宝材,但诞生灵智是在天道掌控天地之后,本身少了先天生灵那般‘超出天地界限’的特性。

    道祖的思路,就是安排石猴成为妖族,聚拢妖族那些不服天道的妖王,以花果山与天庭的大战,耗尽妖族之力。

    李长寿对此也没啥感觉。

    妖族与人族本就是死仇,道祖也是生灵之敌;

    相对而言,李长寿更担心,因为道祖抹了自己存在的痕迹,天庭是否还有仙豆兵法,在稍后小劫难中,是否会有大批天兵天将死伤。

    希望还存有仙豆兵法吧,好歹也是对天庭有益。

    敖乙、金鹏、龙吉、卞庄……玉帝陛下……

    李长寿轻轻叹了声,在本体道心中思考了一阵,继续回归洪荒天地间,开启了为期三百年的游历。

    岁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

    在凡人眼中,岁月就是自己短暂又漫长的一生。

    在普通炼气士眼中,岁月就是驱赶着自己修行、爬上长生境的阶梯。

    在一些年岁古老的长生仙眼中,岁月却改变了含义。

    岁月如同一条长河,承载着过去、现在、未来,众生于其中浮浮沉沉,朝两岸看去,就会有不同的景色。

    长生仙就跳出了这条河,站在河岸上。

    当河水静静流淌时,对长生仙而言没有太多意义,只是会多一些‘一如既往’的记忆,多一些对道的理解。

    当然很多时候,这份理解会被卡瓶颈,也就是毫无变化。

    而当河水激起浪花,也就是发生了一些事件,记忆会出现些许‘精彩’的片段,对长生仙才显得有意义一些。

    心底忽而感悟丛生,李长寿将这些感悟压下,让本体慢慢消化。

    顿悟也是个麻烦事,虚菩提道境不能提升太快,不然必会让道祖生疑。

    卡三百年瓶颈?

    善。

    稍后突破了当前大境,就卡三百年瓶颈吧,如此也更好解释自己在三千世界四处逛荡。

    大道所显,幻灵之钉。

    虽然可以选择在与道祖决战时,一鼓作气撒落三千幻灵钉,但那样终究不如提前做好准备稳妥。

    这盘残局,即将‘将军’。

    于是,数十年后。

    ……

    天地边缘,一处有些人烟荒凉、多灵兽妖兽的大千世界。

    “师父,那真是虚菩提?”

    “这家伙卡瓶颈了?道境不错了嘛,比起为师十个元会前,也就差三两步了。”

    虚空土洞中,两双眼睛注视着那名在远处林间盘坐的身影,传声嘀咕着。

    看这土洞,此时已像是洞府一般,摆着各类家具、蒲团,一件件灵宝散发着氤氲的光亮,让此地宛若一处库房。

    土洞挂在此处天地之间、又游离于天地之外,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洪荒仅有一位道者。

    截教大师兄,土洞挖掘者,虚空行走寻宝鼠——多宝道人。

    自从上次朝歌城外一战,多宝一怒之下喊出反天的口号,随之招来天罚,偌大一个截教已是死的死、被度的被度、逃散的逃散。

    如果说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当时自己如果不喊那句话,天道也没有理由直接降下天罚。

    但洪荒的丹药中,就是没有后悔药。

    如果能让他再来一次,看到师尊被道祖暗算成那般惨状,他这个做大弟子、大师兄的,怎么也要站出来,跟道祖讲讲道理。

    打是打不过的,自己又不是长庚那家伙。

    好在,师尊的亲传弟子,半数都跟长庚走了,小半去了天庭,损失虽惨重,但也不是直接全没了那么惨。

    唉,天道从最开始就想搞死他们截教。

    “师父,”火灵圣母低声道了句,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多宝仔细想了想,微微摇头

    “没必要,这家伙只是西方教弟子,杀他作甚?

    为师好不容易在此地搞了个最隐蔽的居所,躲开了天道探查,若是直接暴露,有点不值。”

    “师父,您不想想!”

    火灵圣母传声道“西方教即将大兴,这虚菩提道境比之前提升了这么多,肯定是天道直接给他好处,让他提升道境。

    这说明什么?”

    多宝道人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眼前一亮“他是接下来天道的棋子?”

    “八成没错!不然哪来的这般道境?”

    火灵圣母咬着银牙,骂道

    “道祖掌控天道,灭咱们截教,还修改众生记忆,当真过分!

    若非师父您帮弟子挡下那蓝色波纹,弟子此时说不定还觉得,是咱们截教本身存在什么十恶不赦的过错,才让天道如此针对。

    哼,咱们既是被天道放逐者,该出手时当出手,给道祖添添堵,也算为那些葬身天罚、受困灵山的教众出口恶气!”

    “这个……”

    多宝道人明显有些犹豫,很快就缓缓点头,“杀个虚菩提,也不算什么大事。”

    “师父您允了?”

    “允了!出口气,杀了就跑!”

    多宝咬牙骂了声,大手一挥,土洞各处的宝物飞入他袖口。

    随后,这对师徒嘀嘀咕咕了一阵,确定了偷袭虚菩提的斗法套路。

    大抵就是从乾坤打了洞钻过去,对准虚菩提的道躯弱点,自下而上发动偷袭,力求将虚菩提瞬间重创!

    当下,这师徒二人开始一阵忙碌,多宝道人嘿嘿一笑,将虚空土洞挖向了‘虚菩提’所在之地。

    “嗯?”

    乾坤荡起了细纹……

    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乾坤变化,循着细纹来源放出一缕仙识,嘴角禁不住微微抽搐。

    这?

    直接遁走是不是显得自己感知太敏锐了?多宝师兄怎么会在这躲着?要不故意被多宝师兄打伤。

    可万一多宝师兄直接‘开大’,弄千八百的灵宝开灵爆大阵,自己这‘珍藏版假身’岂不是要瞬间飞灰湮灭?

    总之就是非常头疼。

    罢了,且遁……

    哞——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牛叫,一名老道坐在那头熟悉的青牛背上,朝此处缓缓而来。

    正是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