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换个角度看洪荒
    啊!

    鲲鹏秘境,那座核心的大殿内。

    四梅护法布置成了四象阵,负责保持对洪荒生灵道心间隙的感应,并按李长寿的提示,给一些可能会用到的生灵,种下一些可以随时移除的‘良性心魔’。

    善人的心魔是为恶,那恶人的心魔也可以是行善嘛。

    洪荒级理解。

    李长寿此时……

    其实略有些尴尬。

    之前一激动,把前期计划都说出去了,还好是说给了她们两个,也没涉及到自己最后反制道祖的手段,以及破防道祖的利器。

    这个还是要留点悬念的。

    如果说多了,容易影响到云霄的道心,以及她们对洪荒的根本认知。

    但回顾一下刚刚的过程,总归是有些淡淡的羞耻感。

    还是那种很特别的羞耻感。

    明明自己是个成熟度还算不错的老男人,刚才竟然又有了点,上辈子大学时期聊创业理想时的书生意气。

    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心态可能有些浮躁,于是默念了几百遍经文。

    他不是表演型人格,终归是憋得太久了,云和灵娥又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又脱离了洪荒天道的监察,一时间实在没忍住。

    她们会怎么想?

    李长寿左眼略微睁开一条缝隙,看着灵娥与云霄在一旁规划整个大殿的布置,摆弄一些花花草草。

    这般相宜的画面,当真让他……忍不住用仙识看一眼自家大师兄的位置。

    有杀气!

    咳,办正事。

    李长寿正在阅读虚菩提的记忆。

    通过‘道心种魔大法’——临时取名,其实就是诱发虚菩提的心魔,将拟态元神埋入虚菩提体内潜伏,而后借域外天魔之道催动,将虚菩提化作自己的第二元神傀儡。

    这个过程其实有一些风险,因为三千大道时刻都在天道的监视中。

    所以李长寿选择到了鲲鹏秘境后立刻出手,因为此时道祖、天道都在忙着构建天地壁垒,做些防范他正面攻势的准备,注意力有些偏移。

    李长寿如何会正面强攻?

    那必然会陷入道祖设下的陷阱,跟整个洪荒的灵气对抗,跟洪荒生灵对抗,实为不智。

    从内部搞垮鸿钧道祖设计的天地体系,才是最佳方案。

    当然,虚菩提只是李长寿这套方案的棋子之一,后备棋子还有三十余枚,都是道心留有缝隙,且本身实力勉强看得过去的炼气士。

    但虚菩提最为关键。

    若说原因,虚菩提是天道所选的养猴大师只是其一;

    更重要的是,李长寿很早之前就发现,虚菩提所修的大道,为解空之道,主张因缘生法、因缘而合,空才是万物的本质。

    与他道号连起来,就是‘虚空’二字。

    老家蓝星比较有名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便是这条大道的延伸。

    老虚无了。

    这条大道的道韵贴近太清大道,能够完美遮掩李长寿自身对道的理解。

    ——当然,空与无为是完全不同的理念。

    稍后自己只要找准机会,去天地间拜访拜访一些道门高手,自可名义上‘兼纳百家之长’、‘道佛双修’,就能让实力合理飞跃。

    实际上,真正的虚菩提已死,活着的只是李长寿第二元神。

    出于稳妥考虑,李长寿已经灭了虚菩提原本的意识,用拟态元神代替了虚菩提的元神,并将虚菩提的元神化为了拟态元神的一部分。

    第二元神法来自于浪前辈,拟态元神来自于对域外天魔的研究;李长寿这两张底牌此刻打出来,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绕后。

    一记千年杀,已是瞄准了天道后门。

    忽听侧旁传来百灵鸟般的嗓音。

    “姐姐,我们出去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灵娥在旁小声嘀咕着,“就说我师兄心情不好,在闭关修行,暂时不能跟大家见面。”

    云霄柔声道“也好,再注意些表情,此事便是琼霄与碧霄也是不能说的。”

    李长寿心底算是松了口气。

    刚才的倾诉欲,应该不会影响她们对自己的感官。

    待她们出了大阵,李长寿方才睁开双眼,看一眼已经变了些模样的大殿,对四梅护法叮嘱几句,继续进行‘虚菩提’的身份适应工作。

    再稳一手。

    还是多制定几个后备计划,不能太过依赖天魔大法。

    将虚菩提的记忆铺展开,其内信息迅速被李长寿接纳,又被李长寿按照‘重要’、‘普通’、‘垃圾信息’进行分类。

    虚菩提降生于远古末期,跟脚普通的先天大能,其记忆实在是太多了些。

    故,李长寿并不是按岁月的顺序去观看这些记忆,而是按虚菩提原本的印象排列,从印象最深的记忆一路看了下来。

    顺带一提,这家伙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被李长寿追杀的那次。

    意难平,狠难消,可惜已没了报复的机会。

    李长寿也可通过推算之法,直接读取这些记忆,这样就能保证不会出现大的疏漏。

    虚菩提此前被自己追杀的那么惨,今后多一些谨慎的行事风格,也合情合理嘛。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李长寿重温了整个西方教发展过程,并且对此时西方教内部结构有了清晰无比的理解。

    顺便,李长寿也看到了虚菩提的诸多善行。

    ——虽然这些善行加起来,都不如虚菩提开辟一个香火神国做的恶多。

    ‘这洪荒之路,就再走一次吧。’

    李长寿心底轻笑了声。

    也挺有意思的,菩提老祖的成长之路。

    于是,又半年后。

    李长寿接到了西方教大圣人的传信,让他们这些在外躲灾的弟子回返灵山。

    李长寿也不含糊,在洞府内模仿了几次虚菩提走路的姿态,练习几次最常施展的神通,拿捏仔细虚菩提说话时的腔调,以及各种习惯用语……

    最后,身周包裹着淡淡的解空道韵,隐藏身形回返五部洲之地。

    再次在天地间行走,李长寿能明显察觉到,这天地似乎变得更稳固了些。

    但生灵之声,却比之前沉寂了少许。

    虚菩提原本躲避的大千世界,距离五部洲并不远,李长寿计算着虚菩提应该表现出的修为,以及对应的遁速,‘准时’抵达了西海的天涯海角。

    不敢施展风语咒,老老实实将仙识放出,李长寿心底顿时得到了诸多消息。

    比如,封神大劫主持者阐教姜尚,已在封神台主持了封神大典,册封天庭诸神,天庭自此大兴。

    李长寿临走托付打神鞭,也有这部分算计。

    但那封神榜上没有姜尚的位置,姜尚这个封神之人,自己留在凡俗做了个大诸侯,让人唏嘘不已。

    没办法,之前被广成子害的损了阴德。

    李长寿本还担心,道祖强行修改众生记忆,直接将封神原剧本灌进去。

    但仔细听了一阵各处传来的议论,略微松了口气。

    弑圣者赵公明被封龙虎玄坛真君,节制财部、斗部、雷部、瘟部,而金灵圣母被封为斗姆元君,主管斗部,统御二十八星宿。

    这夫妻二人,以后也算是天庭的实权派了。

    显然,道祖应该是顾忌天地本源之力的消耗,并未大肆修改众生记忆,只是修正了‘太白金星’,抹掉了李长寿这个名号。

    《排面》。

    浪前辈同等待遇。

    其实李长寿一大底牌,就在于找到了浪前辈当年身死的秘密——阿浪为何非要破碎洪荒。

    按李长寿此时掌握的信息,在开天辟地之后,浪前辈就因为重伤而熟睡,醒来后也成为了开天元勋,凭借第二元神‘妖族伏羲’的遮掩,在洪荒溜达行走。

    当时浪前辈已与鸿钧相识,几个大能凑一起,组建了个神秘组织。

    洪荒居委会。

    这个组织十分关键,几乎决定了上古一系列大事的走向;浪前辈当时与鸿钧一同,是背后的谋划者、执棋者。

    三清圣人因是盘古元神所化,是这个洪荒居委会重点培养的高手。

    只是随着浪前辈与鸿钧道祖决裂,且在最后决战中被鸿钧道祖联手天道震死,这个神秘组织,也成为了洪荒的尘埃。

    此间内情,三清圣人甚至都不得而知。

    到今日,李长寿还有两个没能想透的问题。

    一个是自己穿越来洪荒的过程,到底是如何实现的,一个与真灵大道有关。

    这也是稍后悟道的方向。

    李长寿此时能确定的是,西方教接引、准提两位圣人的师父,也是当年那个居委会的成员之一。

    后来应该是被道祖抹杀了。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轮回塔下与天魔尊者灵核一同埋下的‘燃灯古棺神秘老者’。

    但不是,两者时间对不上,那老者的身份李长寿并未知晓,但通过梳理洪荒诸多大道演变过程,已将那老者排除在外。

    那就是个死于远古的先天大能,自身实力颇为强横,无法死绝罢了。

    洪荒恒久远,隐秘何其多。

    李长寿也自知,他在天地间存留的时间太短,不过千八百年,对这些了解也太少。

    没有在天涯海角的坊镇停留,李长寿收集些许有用的信息,就朝西牛贺洲遁去。

    封神大劫,被道祖强行结束了。

    自己离开这才多久,三界就已发生了诸多变故,不过整体都在他此前推算范围内。

    因截教一怒反天,天道降下天罚,毁灭截教数千仙人,最后的劫运被填平,大劫正式过了。

    封神大典也是热热闹闹,天庭降下封神榜,由姜尚封了三百六十五正神。

    比较让人津津乐道的,有帝辛与妲己一位双神,主管‘办喜事’,算是对姻缘殿月老神位的一个补充,也算给了这对凡俗大王、王后不错的结局。

    还有那比较受炼气士关注的截教圣母团,除却金灵圣母成了斗姆元君、金光圣母被封为闪电神也就是‘电母’,其他都是芳踪缥缈。

    有人说龟灵圣母和无当圣母死在了天罚下,神魂俱灭;

    也有人说,截教大批高手遁去了天外,伺机要寻三界报复。

    最有趣的是,云霄、琼霄、碧霄这三位仙子,完全没在封神大典露面,却被封了‘接生仙使’的神位。

    换而言之,她们三个有随时回返洪荒天地的‘正经身份’,与李长寿这种‘偷渡客’完全不同。

    这算什么?

    道祖对己方的示好?

    李长寿对此只能付之一笑,并未多想。

    三界无人讨论圣人大战,更没人知道紫霄宫发生了什么,也只是少数大能知晓,紫霄宫内多了一尊石像,那是此前唯一能让道祖慌神的最强圣人。

    封神大典后,道祖于封神台上空现身,定下了一个规矩。

    洪荒再不显圣。

    紫霄宫也会隐于天地之外,三界以天庭为尊,地府、龙宫、圣人教辅天庭行事,皆归玉帝管辖。

    道祖这是变相地,对接引圣人和元始天尊下了禁足令。

    因为消息的来源——此处天涯海角的坊镇是在西海,李长寿没能探听到度仙门的消息,稍后还要伺机打探下。

    第一步,就从搜集此时洪荒情报开始吧。

    潜藏在大地各处的纸道人,此刻都是未激活状态,溶在沙土间、地脉间,如砂砾、似灰尘。

    但这个情报网络,李长寿绝对不敢用。

    ‘菩提老祖’这个马甲,必须与那个‘剪纸狂魔’区分开,不能有任何可供联想的元素。

    前路,灵山已是在望。

    灵山还是被削去了半截的模样,但在灵山被削平的山头上起了大批金碧辉煌的宫殿,其内仙光环绕,让人一看就是修道圣地。

    西方,老面子工程了。

    李长寿很自如地落入灵山大阵中,对与虚菩提相熟的、也是熟人中仅剩的一两名老道点头示意,就匆匆朝后山的一处隐藏大殿而去。

    那里是西方教核心弟子们‘例行开会’的场所。

    进得大殿,李长寿面容冷漠,走到了第一排靠左的蒲团前,先撩起长袍后摆、低头盘腿入座。

    进殿时左脚还是右脚、盘腿时哪个腿在上、坐下之后呼吸的频率、自身道韵延展范围,这都是满满的细节。

    甚至,他还朝着接引圣人此刻所在的居所看了两眼,就低头不语。

    “菩提师兄……”

    一旁忽有传声,却是一名老道。

    李长寿立刻寻到这老道的基本信息,传声回道“何事?”

    那老道笑道“稍后可否来我这一趟,我备了些仙茶,想送师兄品鉴。”

    “忙。”

    李长寿淡定地传声回了句,只是略微看了眼那老道,随之就闭目凝神。

    倒不是他故意装酷,虚菩提就是如此对西方教同门的。

    不多时,二三十道身影在各处坐好,气氛颇为沉闷。

    忽听得一声叹息,他们面前的蒲团上多了一名老道,身着白袍、目露忧色,自是接引圣人。

    李长寿与众多弟子起身,对接引做了个道揖,口称老师。

    随后又各自入座,等待接引圣人开口。

    李长寿……

    形势所迫,形势所迫,他永远只有一个老师、一个师父!

    接引道人缓声叹了口气,言道

    “而今大劫已过,为师此次找你们过来,也是商议今后西方教该如何走下去。

    现如今,我西方教面临的棘手之事,莫过于气运被破,弟子突然增了数千。

    你们自可畅所欲言。”

    众弟子保持沉默,大多目光都汇聚在了第一排的七八个身影上。

    一年轻道者问“老师,金莲当真糟了灾厄?”

    “唉……”

    接引轻叹了声,掌心绽放金光,多了一只金色莲蓬。

    莲蓬左右挂着三只蔫儿蔫儿的花瓣,但好歹其上的灵力稳固住了。

    李长寿眉头紧皱,看着文净的杰作……

    总之,差点笑出声。

    “罢了,终究是为师看错了人,”接引叹道,“如今虽少金莲镇压我教气运,但也不过是如大劫前的截教那般境地。

    下场大劫应当还远,不必担心。

    且天道预示,西方即将大兴,且安心就是。”

    一弟子道“老师,可否用功德恢复金莲?”

    当下就有其他弟子反驳“三千世界已被仙盟与临天殿占据,那临天殿殿主据说修行暴毙,天庭直接出手接管了整个临天殿。

    咱们去哪找功德?”

    众弟子顿时一阵发愁。

    接引又道“功德金莲难以恢复,为师会另寻其他镇压教运之物。

    三千世此时不必心急,按天道预示,先将我教教义传播开来最是要紧。

    为师今日招你们回来,便是定传播教义之事。

    菩提,你可有什么好法子?”

    李长寿按虚菩提的性子,立刻道“弟子并无良策,只是有一二不解。”

    接引嘴角露出少许笑意,言道“哪般不解?”

    李长寿道“为何咱们立足西牛贺洲,去并未在西牛贺洲广泛传教义?三千世界固然重要,五部洲其实才是重中之重。”

    “善,”接引笑道,“菩提之言,便是良策。”

    李长寿心底微微抽搐。

    草率了。

    自己只考虑弄个‘菩提老祖’假身份行走,会给今后算计多许多便利,却忽略了这点细节。

    他现在,要给西方教出谋划策了!

    虚菩提虽然之前败给了他李长寿几次,但通过其他师兄弟的失败,也证明了,这非虚菩提太弱,而是那‘太白小贼’诡计多端。

    但若是换个角度考虑……

    只要自己准备充分,岂不是能直接把西方教这驾车,往西海带、朝海沟开?

    啧,有点意思。